尚德机构被曝仍然存在套路贷、欺诈报名等问题 4年累亏24亿

【环球网教育综合报道】今年上半年,大量尚德机构学员向媒体反映该机构存在“退费难”、“虚假宣传”、“欺诈销售”等诸多问题。环球网教育对此刊发多篇报道,引发广泛关注。

今年4月18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联合市教委约谈尚德机构主要管理人员,要求该公司针对欺诈销售、虚假宣传、诱导贷款等问题拿出切实可行的整改方案。

被约谈整改已经4个月了,环球网教育记者调查发现,尚德机构依然存在“退费难”、“套路贷”甚至涉嫌泄露客户信息等问题。消费者对尚德机构的投诉依然“活跃”在黑猫投诉等各类平台上。

尚德机构被约谈整改后屡教不改 涉嫌泄露客户信息

近日,尚德机构又被媒体曝出其被约谈整改之后依然存在大量问题,并有包办“套路贷”的嫌疑。

据中国质量新闻网报道,被约谈后的尚德机构并没有拿出整改的决心和行动,仍然存在欺诈销售的问题。近日,新疆一赵姓男士向中国质量新闻网反映目前正遭遇第三方金融机构催贷。起因是2017年赵先生在尚德机构招生人员的介绍下报名了行政管理课程,而后因为家庭经济压力问题提出退学,尚德机构售后人员表示退学需缴纳违约金并建议他将课程冻结转让。直至今年7月26日,赵先生接到一个名为“咖啡易融”的借贷平台电话通知还款才得知自己被尚德机构办了贷款。

赵先生表示当初报名时,尚德机构招生人员声称只是办理“教育分期”,赵先生就这样被“糊里糊涂”的贷了款。赵先生向记者表示,咖啡易融催贷人员称如若无法在两个月内将7000元贷款还清则将根据合同起诉他。赵先生欲取消贷款却遭遇了尚德机构与咖啡易融两方的“踢皮球”。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俊丽表示,如果赵先生所述属实,其仅单纯的认为学费可以分期支付且尚德机构并未明确告知或故意隐瞒学费实际是需要通过第三方办理分期贷款来支付的事实,并且全部的手续均由尚德机构负责招生的老师一手包办的情况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十八条之规定,尚德机构此举构成欺诈。

据了解,除了“套路贷”、“欺诈报名”等问题,尚德机构还涉嫌泄露客户信息。长江商报记者以学员的身份与尚德机构取得联系询问报班情况。可当记者在尚德机构留下联系方式约一小时后,就收到了自称是大学自考招生办的推销电话,询问记者是否需要学历提升。记者在询问号码是否来源于尚德机构时,“招生办”表示自己和尚德机构没有关系,尚德机构在受到教育部点名批评之后,已经将生源号码下放给各个学校自考招生办。但当记者表示自己是一小时前才在尚德机构留下联系方式之后,“招生办”含糊其辞,最终结束通话。

环球网记者发现,近年来,不断有消费者通过21CN聚投诉、黑猫投诉等平台吐槽“控告”尚德机构,内容主要聚集在“退费难”、“虚假宣传”甚至“电话骚扰”等问题。甚至在尚德机构被约谈整改之后,还有大量学员在平台上对机构进行投诉。

2018年全年,21CN聚投诉平台共受理教育培训行业的有效投诉4748件,其中关于尚德的投诉有2442件,是其他十家机构之和的近2倍,近四成的投诉尚未被解决。

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21CN聚投诉平台受理关于尚德机构的投诉达553件,多于投诉量第二名的2倍,近七成投诉未被解决。

截至记者发稿日,黑猫投诉平台共受理有关尚德机构的投诉共2026件,其中只有1122件为“已完成”状态,仍有63件没有得到回复,用户对该机构的满意度为两颗星。

尚德机构多次被开“罚单” 被批招生善用虚假及误导性用语

事实上,早在2018年,尚德机构就在提供自学考试咨询服务的过程中发布了“错过2018 年上半年自考报名时间后可以学籍补录成为老生学籍、早报名而不用考数学跟英语、晚报名考试科目比现在多,难度比现在高”等虚假及误导性用语,此行为被新京报记者暗访并通过媒体进行公开报道。2018年7月4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石景山分局对尚德机构罚款900000元。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8年11月2日至2018年12月2日,尚德机构发布了内容含有“别再买假学历!北京有种本科学历叫一年学完,国家承认!”的广告。经调查核实,学员一年学完相关的专业课程后并不是就取得了本科学历,当事人没有颁发学历证书的权力,要想取得本科学历还要参加国家的统一考试,当事人发布的上述广告内容与实际情况不符。因此,2019年5月16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石景山分局对尚德机构罚款279294.90元;6月18日,尚德机构又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石景山分局警告并处罚款19530元。

巨额亏损业绩堪忧 近4年累计亏损已达24亿

去年3月23日,尚德机构赴美上市。然而尚德上市首日即破发,从此踏上了漫漫阴跌路,成交量也少得可怜。近日,尚德机构(STG)股价再创新低,最低跌至1.95美元,相较发行价11.5美元,缩水超八成,目前公司总市值还不到4.5亿美元。

2018年报显示,2015年-2018年,尚德机构分别实现净收入1.59亿元、4.19亿元、9.70亿元和19.74亿元,近三年净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63.52%、131.50%和103.50%,4年内,净收入增长超11倍,然而尚德机构仍处于亏损状态。最近4年,累计亏损已达24亿元。有业内人士指出,尚德机构的业绩亏损与其营销费用过高有关。

而与营销费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企业研发费用却是少的可怜。2015年-2018年,尚德机构的研发费用分别是518.90万元、1393.20万元、3286.20万元及7602.20万元,分别为当年营销费用的1.56%、2.77%、2.43%和3.53%,占比一直未能突破两位数。

有记者注意到,被约谈整改两个月之后,尚德机构两次发布独立董事变动公告,对尚德机构十分看好的俞敏洪退出独立董事,之后不久,独立董事孙汉辉也退居二线。

曾有媒体发问,如果尚德机构把虚假宣传、欺骗学员的精明手段全部用于课程研发上,那么会不会是另一番景象呢?而之后尚德机构究竟能否解决自身问题,给消费者一个交代,环球网将对此保持持续关注。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