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北京明诚外国语学校执行校长郑冉:应加强孩子整体素质培养

“家长不能单纯的追求原汁原味的国际课程,需要加强对孩子的整体素质培养,明确的培养计划是必不可少的。”日前,北京明诚外国语学校执行校长郑冉女士在接受环球网记者采访时阐述了自己对国际学校如何明确孩子培养计划的相关见解。

环球网:请老师介绍一下学校的课程和项目优势?

郑校长:所有的国际学校的课程设置肯定是区别于公立学校,公立学校是应试型教育,而国际学校追求的是全人教育,致力于培养终身学习者。其最终区别在于学校如何将各自的理念落实到教育教学中。目前明诚的培养计划分两个阶段:小学阶段叫小S培养计划;初中阶段叫大S培养计划,分别都是六年。孩子从入学开始,除了学科能力的培养,更重视对孩子综合素质的培养,培养重点分别为:时间管理、心理建设、多元文化、传统文化的掌握。在实施教学过程中,开设多种特色课程,如中英文阅读课、国学课、科学课、艺术课以及习惯养成的各类科目。

我们有非常明确的培养目标,为孩子出国留学打好基础。作为一所新建校,我们不仅借鉴了早期国际校的办学经验,同时我们也总结了现有国际校课程设置上的短板,制定出一套更为完善的课程体系。力求通过在明诚的学习,让学生无论是学科能力还是综合素养都能完全适应海外高校的教学。

环球网:在国外上学和在国际学校上学的孩子,他们普遍都比较自信乐观,这些和公立院校的孩子表现还是不一样的,所以请问一下我们学校是如何培养孩子的创造力或者创意的?

郑校长:首先从授课模式上,我们的教学不再是单纯的“老师站在讲台上,孩子坐在下面听”的形式,我们会给予孩子更多参与和表现的机会。这样我们就会及时发现孩子的特点和特长,我们不会单纯以学科成绩定义学生的优秀与否,只要孩子有一技之长,这便是他自信的来源。我们鼓励孩子在课堂上积极参与,鼓励孩子自主思考,鼓励孩子进行自我反思。当然,学科能力永远是申请世界名校的敲门砖,我们希望在保证孩子学科能力的前提下,有自己的个性发展。

环球网:幼儿园、小学、初中高笔试和面试的标准是什么?

郑校长:明诚小学1-3年级,没有笔试环节。面试主要是通过英文分级阅读水平测试来了解孩子的阅读能力。因为低年级的孩子,无论自然拼读能力、词汇积累和理解能力,主要依靠阅读量的积累。让孩子单纯背单词并不是一个积累单词量的好方法,最好的方法就是进行大量阅读。所以进入明诚的学生,无论是小一还是高三都要进行阅读测试。我们需要非常精准地了解孩子的阅读水平,因为要根据阅读水平进行分级。

明诚的阅读课程划分为三个级别,最高级别是独立阅读和半自主阅读和自主阅读,学生需要掌握文章分析能力、制作思维导图等。三年级以上一直到高三,我们是有笔试环节的,主要考察语数英三门学科。另外面试还有两个环节,一项是考察孩子的学习能力:通过考察会了解学生专注度和他现有的学习能力;另一项是考察孩子的综合素质能力:通过考察来了解学生动手环节中的情绪变化和时间有效管理能力。综上所述我们的入学测试是一个多维度的综合考评系统。

环球网:能介绍一下学校师资情况吗?

郑校长:明诚的师资团队是由管理团队、中外教团队、课程及升学指导团队共同组成。外教教师都是有多年教学经验的学科教师。明诚初小部采用中外教双班主任制。高中为外教班主任制。目前师生比例大概是1:5。

环球网:中、外教班主任分别负责什么?

郑校长:中外教负责的内容基本是一样的。我们的班主任同时兼任授课老师,并且是主科老师。班级的文创和校内外活动,都是中外教一起配合去设计参与完成的。

环球网:家长选择国际学校能给出哪样的建议?

郑校长:从公立学校中途转至国际学校的家长,他们虽然认可国际学校理念,但对国际学校的课程,还会用固有的观念进行衡量,他们经常将两个系统的课程作对比,这样其实是不科学的。尤其进入高中阶段,国际学校课程的科目相对公立学校会锐减,反而是选修课占比很大。每门选修课都非常重要,关乎到学生未来进入高校选择的专业。明诚高中三年主修课有十八门,虽然可以满足高中毕业,但如果想要申请全球名校,还有上百门的课程要根据学生申请的大学专业进行选课的。家长看到主修课门数偏少就会产生误解,觉得学校不开数理化的课程就不完整。其实我们只是把相关课程放入了选修课里面。很多家长喜欢国际教育理念和课程设置,认为孩子应该接受全人教育。但是北美课程、英国课程、澳洲课程所有这些发达国家的课程设置都是以实用为主,而不再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时代。

你未来的学业规划是什么样?你未来的职业规划是什么样?你才学什么科目。很多家长的观点还没有完全转变过来,在择校的时候关注更多的是理念而不是课程,其实如何将理念落地才是最重要的环节。家长需要关注的是学校是如何实施这些理念的。明诚作为新校,目前体量较小,我们在和家长进行沟通的层面非常畅通,家长对学校的任何意见和建议我们管理层随时都能知晓。好的教育理念能够及时落地,这正是我们这样的新校所具有的优势。

环球网:我们学校在校学生有多少?

郑校长:现在在校学生150多人,从学前一直到高二。

环球网:现在信息很开放,但是信息量太大反而不知道怎么去分辨,关于如果根据这些信息来判断学校的好坏有没有好的建议?

郑校长:如果我是择校的家长,首先就会关注学校管理层核心团队的理念,如何确定理念的可实施性,那就看课程设置。当然有些家长可能很关注学校硬件,但我认为,硬件只要是安全、舒适就可以。现在很多的所谓贵族学校,他得到的只是物质上的贵族,精神层面的教育还远远不及。而真正北美也好英伦也罢,那些百年贵族学校,给予学生的都是精神层面的一种滋养,而并非物质。

其次要关注学校的教学资源。其中包括课程体系,课后辅导,标化考试辅导,升学指导,心理辅导等。优秀教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家长不要认为有几个名校的教师就代表了学校整体教学水平。好的教学依赖于成熟的课程体系、严谨的办学态度、完善及持续性的管理机制。

学校要保证教学的标准化,这也是明诚在建校初期就秉承的原则。从教师层面我们通过持续的在职培训和晋升激励机制保障了老师的个人发展空间。教学上我们坚持标准化教学,无论从课程体系、教学计划到教材的使用全部由教学团队统一要求,统一管理,即便出现教师离职的情况,新的教师也能保障教学内容、方式及进度的一致性。

环球网:学校现有外教基本来自哪些国家?

郑校长:现在主要是美国、英国、加拿大这三个国家。我们的中外教都有统一的标准,教师资格证是必不可少的;平均教龄在五年及以上,都具有本科或本科以上的学历;外教必须有教授国际学校学生(母语为非英文的学生)经验的老师。

环球网:可能现在的家长会比较有点功利化,他们会觉得花了高昂的费用选择去国外学习,但是孩子回国从事的工作和家庭的付出不成正比。关于这个问题,郑校长您是怎么看?

郑校长:我也是留学生,之前一直定居在加拿大。我对这个问题还是有发言权的。我们不能期盼留学生入职初期就得到很高的薪酬,但是,这样的孩子晋升空间是很大的。他的理念、受到过教育、思维模式一定是区别于传统教育下的孩子。

环球网:现在留学越来越低龄化,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郑校长:很多家长之所以让孩子更早出国留学,主要是为了让他更早接触北美或者其他国家的文化,语言也能顺利过度,尽早适应当地的人文环境。但是我个人认为低龄留学存在风险。如果孩子本身很自律,从小就养成了非常好的习惯,他的生活能力、自理能力,还有规划能力可以达到完全脱离家长监管的程度,那可以选择低龄留学,否则我不建议初中以前就出国留学。

出国之后孩子会面临学术带来的压力,心理问题等等。Home stay这种模式是大部分未成年孩子唯一的选择。但是提供Home stay的家庭水平良莠不齐,而大部分寄宿家庭还是以赚钱为主,他们仅仅能为学生提供吃穿住行的保障,而对孩子情绪的关注和学业上的辅导都是缺失的。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