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环球网教育盛典主题论坛:探讨“如何推动教育公益事业发展?”

11月14日,由环球网与知更鸟网联合主办,维思传媒承办的2019环球网教育盛典在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楼隆重举行。

大会的第二个环节为“公益,让教育更美好”主题论坛。论坛由环球网产经事业部总监沈振主持,君学企业社会责任部总监闫露希、巧口英语总裁及创始人高培生、巨人教育集团创始人及龙杯公益基金会执行理事长尹雄、津桥国际创始人及董事长赵鹏作为论坛嘉宾,共同探讨现今环境下的教育公益。

以下为论坛实录:

沈振:尹校长是弹吉他起家的,企业在做教育的同时又应该如何推动教育公益事业发展呢?请大家发表一下观点。

闫露希:做公益应该抛弃旧观念改革新观念,之前社会关注更多的是捐钱,派支教老师去支教。现在新时代的公益,很多机构会使用科技的手法推动教育公益事业,现在不能做“亡羊补牢”的事情,需要从根源上解决教育公平的问题。大家可以看到,在线教育双师课堂在贫困山区的应用非常好,毕竟有了互联网的加入,相当于让公益教育加了一个羽翼,可以让当地的小学生们接受到与城市孩子同等优质的教学资源和条件,这是目前公益发展的方向。而我们现在不再给予贫困地区硬件支持,包括物质上的支持,我们可以更加关注软性的发展,比如孩子心灵的成长。我们曾经大概去了十几所乡村学校做帮扶。现在贫困山区的学校硬件设施都已经非常好了,国家资助、补贴非常完善,你会发现山区学校缺的是教师资源,教师水平跟不上,家庭认知也跟不上时代发展,很多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上学,我们走访家庭,问为什么把孩子送去上学,父母说因为可以吃一顿饭,国家有饭补,而不是为了让孩子接受教育。

我们应该思考做教育是为了什么,孩子每天来学校吃营养餐,营养餐也就是有馒头、蔬菜一类的,可能是平常吃到的土豆这些,对他们来说就是奢侈品。在这些物质上面,国家已经给了很大的资助。而学校拥有的电脑设备、网络,老师却不会用,校长也不会,即使他们接受了外部很多资源、很多救助,装了网络,但是没有人会用,放在那边落灰,这是我们更加关注的事情,我们应该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深入到孩子家里面,我们会发现孩子的心灵成长也需要我们陪伴,现在留守儿童非常多,他们跟城市孩子不一样,他们内心是缺失的。对孩子来说,给他一个电话比给他一件衣服幸福感来的更强,这是以后我们需要关注的一个方向。

尹雄:首先我们很幸福地进入了新时代,国家也非常富强,世界上排名第二,大家的生活非常好,但是我有的时候在网上看到一些非常贫困的地区,他们一个月工资只有70块钱,70块钱估计只够在座各位存活一两天。这说明了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好的时代,也是一个需要改进的时代。在座各位有很大的义务推动生活变得更美好。有人说我也想做公益,但不知道去哪捐,到不了贫困的家庭和孩子手上。我认为,新时代更应该考虑到社会进步带来的高科技时代。我们在2016年开始建龙杯APP平台,当时的想法是未来三年之后有5G+人工智能,使大量的线下机构转到线上来。未来会有80%的线下培训机构死掉。现在大量的捐款办不下去,很多人认为是互联网带来的,尤其是在线教育的几十亿广告费拉取线下的生源,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现在步入了短视频时代、抖音时代,这些在线课程完全在线上就可以学习。

龙杯做了一个线下爱心联盟,通过互联网模式将课程传递到贫困地区的孩子那里。我们这边的家长买399的课程,我们就会送一个课程给贫困地区的孩子。有人说我们的孩子很穷,没有手机,没有iPad,怎么听课?我相信到了2020年5G很流行的时候,龙杯这个公益平台如果做的很好,大量的爱心人士会给贫困地区的孩子捐流量,在线教育新时代能够实现未来教育公益化。

高培生:教育公益,首先是教育没有回归到教育的本质,即使给贫困的地方提供教育公益,我们首先做的是教育的事。你想做到什么程度,以什么方式做,达到什么效果,这是我们要考虑的。不是把这个事干了,我就完成了教育公益。教育公益,我们要牢记教育,教育是不可逆的,如果做不好,学生会毁在你手上。我们要时时刻刻牢牢记住教育的初心,做公益的时候也要想你具不具备做教育公益的能力。

我们做教育公益,首先需要具有教育专业知识,不是凭一腔热情就能做的事情,我还是反复强调,不管在一线城市还是贫困山区,真正的教育不是教会孩子多少知识,而是教他怎么自己获取知识,怎么自己学习。

给大家讲讲耶鲁大学校长的例子,这位校长25年前当上了耶鲁大学校长,一直到现在,他说今天的大学生学的知识走到社会上,有很多专业知识基本上不可用,当年高中、初中时候学的代数现在有多少在用?这是知识吗?不是知识,是能力吗?不是能力。但是在学线性代数的过程里,学生累积的对线性代数理解的能力,是我们跟美国教育的差距。美国教育教的是自己探索未来的可能,我们教了这个知识,让你考一百分。刚刚提到大家做公益的时候,会担心钱到底哪去了,是不是用在教育上面了。我有了资源,尹校长有了资源,君学有了资源,各自为战,不能完成教育公益里面应该达到的很多东西,因为一家之长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我们需要有被大家信任的机构,来整合这些资源。

教育的公益,除了有公益的初心,做教育的崇高理想,还要有一个设定目标,思考做这个事能达到什么目标。同时还要有过程把控。为什么我相信许可,因为许可的扑满基金会做的事过程全部透明,基金会到哪去,一百个学生里有多少需要资助的,资助几年等等问题,过程全部透明。我觉得为达到目标而掌握过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如果没有这个,教育公益很容易流于表面,造成响声很大,实效不多的局面。

赵鹏:在中国,教育公益实际上是一种对受教育者公平的推动。现在我们国家做教育公益的机构千千万万,不外乎两大类,一类是国家公有的,还有一类是个人私企的。在座的都是私企,越来越多的私企有社会责任感,把教育公益当成自己的责任在社会上推广。教育公益也好,别的公益也好,因为社会的发展,核心城市和边远地区的发展不均衡情况一直会存在,包括发达国家与非发达国家之间也会一直存在这种差异。所以公益事业可以做的很久。在中国广大的边远地区,像西藏、四川、云南、贵州,我们在这些地方做了一些公益。但还有很多边远地区的孩子们需要我们,需要成千上万的机构通过公益推动教育公平性。光靠我们这些人是不够的,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行为能够带动下一代以及周边的朋友们,诞生做公益的概念、思想。让富起来的这部分人对做公益的事形成一种习惯,这样能够做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种公益的事在经济比较发达的国家相对比较普遍,我们在这块有很大的空间。在新时代下如何推动教育公益事业,先富起来的这部分人要带动中产阶级,带动哪怕是边远地区已经富起来的人,都能够关注贫困人群的教育问题,这样才能推进整个社会的共同进步。

各位嘉宾对公益与教育话题的精彩讨论,让我们看到有无数的教育工作者们为实现更高质量教育及公平教育而奋斗,包括教育企业,他们通过技术的革新为教育赋能,实现教育手段的多样化,不断丰富教育资源,拓宽大众接受教育的渠道。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