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环球网教育盛典主题论坛:如何做实“教育公益事业”?

11月14日,由环球网与知更鸟网联合主办,维思传媒承办的2019环球网教育盛典在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楼隆重举行。

大会的第二个环节为“公益,让教育更美好”主题论坛。论坛由环球网产经事业部总监沈振主持,君学企业社会责任部总监闫露希、巧口英语总裁及创始人高培生、巨人教育集团创始人及龙杯公益基金会执行理事长尹雄、津桥国际创始人及董事长赵鹏作为论坛嘉宾,共同探讨现今环境下的教育公益。

以下为论坛实录:

沈振:做公益最重要的一点是信任问题。去年已经提出了区块链技术,通过区块链技术溯源,看到公益事业的走向,公益事业+技术,说白了就是数据公开,让大家知道所有的费用干了什么,为谁服务了,不管是我们自己的企业,还是国家投向,大家都需要知道过程,这是最基本的一点。从这个角度说,我们需要把教育公益做实,让它真正的落地,让受益人受益。

如何把公益事业做实,不管是在座的各位,还是今天参与活动的其他教育机构,包括我个人都做过公益的事情,落地的时候肯定接触了方方面面的事情,之前谈的教育问题比较大,大家聊聊点滴的事情,大家做公益的过程当中能不能举一个案例。

赵鹏:我们落地非常简单,不管钱也好,物也好,直接送到孩子手上、送到学校去。基本上会用现金,比如帮助建学校IT教室、组建图书馆,或者给学生送衣服,请学生到北京做一个月培训班,包吃包住包路费,还给零花钱,比如30万的奖学金项目,都是实实在在的,直接让受益人得到最直接的东西,非常简单。

高培生:教育公益做实实际上最终还是落实到人。教育公益让谁去做,我相信他能做好?就像许可,我相信她可以做好。大家知道,许可没有找一帮人支教,因为她不具备这个判断能力,她说整合资源,做到教育公益里面落在了一个方面,但不是所有方面。她保证学生从高一到高三这三年时间不再为衣食而忧,不为学费担忧,专心把三年学习完成。至于怎么学习,许可感觉帮不了忙,只能依赖当地的老师,依赖其他机构提供更好的方式和科技手段。做公益怎么做实,就是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把自己能做的事做到极致,不能做的事交给专业机构做。刚才提到捐财捐物、建设备,国家花了上亿元做基础教育设施,但是真正起到的作用连10%都没有。这是巨大的资源浪费,而且这个浪费已经导致了我们马上还要更新一批设备,又要花这么多钱,如果我们通过这些设备与手段把更好的资源传递给贫困机构,把硬件基础设施与公平、有质量的资源相结合,让学生用到这些设备,那就是把公益做实。没有人用的话,公益做到家了,但是公益没有起到实质性的效果,受助人没有享受到公益带来的学习上面的提升,那就不是将公益做实。

我们不要把公益只做成公益,尤其不要把公益做成慈善。教育公益真的不是慈善,和慈善有很大区别,因为它有教育。教育要考虑教育的本质、方式方法。我们最早在汶川做过教育公益,汶川小学里面还保存着汶川小学所有孩子的照片,我们当时提供免费的教育资源给他们。在发生地震之前,我们到那个地方去的时候,他们掌握了知识,感到开心和兴趣,我们也非常欣喜。包括这次在湖南的两个农村学校,我们是用科技的方式,人工智能的产品推进教育公益,如果没有优秀的老师,没有优质的教师资源,怎么同样发挥公益的最好结果?

我觉得科技技术在教育扶贫、教育公益项目上会起到巨大的作用,科技真正把做教育公益人的资源发挥到了极致。大家有资源、有需求的随时跟我对接,我们把这些资源免费给你,当然我没有能力把每个地方都配上平板电脑,有可能有人可以将科技与资源结合起来,我要把落实项目的每个人培训到位,通过系统检测到每个人做没做到要求,这样的结果可以保证学生达到良好的学习成果。这才是我想的做实做到位,我们做的远远不够,需要大家一起齐心协力。

尹雄:确实公益要做实,做到位。龙杯公益基金会10月10日上周日开了一个龙校爱心联盟VIP卡,把未来所有培训机构整合在一块成立了龙校爱心联盟,民办教育协会的理事长出席了,他非常支持这个想法。所谓公益不仅是扶贫,它也是一个社会问题,比如学生交了钱没有课学,这个时候要全社会培训机构互助,成立龙校爱心联盟互助基金,这是龙杯基金会的分支机构,我们会把有爱心的培训机构组合起来。比如培训机构出现了问题,干不下去,你把房子卖了,所有的钱都投进去了,还做不起来,要赔了,不敢破产。我说先借你钱,先帮你做起来,你把钱还给专业基金,专业基金不能只付出没有收获。

今天在座有很多非常优秀的培训机构都来了,你们之所以优秀是因为擅长经营,但是我们永远要居安思危,我们成立互助基因会VIP卡,将来拿着卡到互助机构报名享有95折优惠,399块钱买了,还可以学一个399块钱的课程,而且还可以拿着卡到各个培训机构优惠,家长交399的过程中是扶持基金。家长买一个VIP卡,同时复制一个399的课程给贫困地区的孩子。我们现在特别头痛,我们就想找贫困的孩子,不知道到哪找,我们现在缺爱心伙伴,我们有一个爱心伙伴平台,自己交了399进去,推了一个爱心伙伴给我,是黔西南的一个孩子,我说这个好,交了399块钱资助了孩子,让那个孩子可以学习这个课程。龙杯平台能实现孩子的互帮互助,很多家长愿意买这个课。每个讲课分成五分钟。未来要落地,线下线上互助一定能把公益做得最完美最好。

闫露希:前面三位老师讲的很好,自己学了很多,三位老师提出的很多观点我也十分赞同。我想说的是君学做公益是怎么做实的。我们做公益有两个出发点,公益能给现在城市的校长、老师带去什么,能给山村孩子带去什么,我们做公益的时候,比如做校长去哪,去年有一期去庐州学校,发现当地有一些特产,比如苹果非常好吃,我们每次做公益也会思考一个问题,怎么样让这个学校长期得到发展,而不是一味接受我们的捐助,我们希望他们能自己产生生命力,我们想到做公益,需要做的是教会这边的老师和校长怎么赚钱养活自己,当时我们自己做了一个活动,在当地学校把他们的苹果通过线上互联网的方式卖给城市人群,通过这样的方式拉动当地经济增长,这也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方法、道路,这也是做公益的人需要去思考的,不能说每次这个学校只能接受我们的捐助来维持自身的发展,更重要的是教会他怎么自己发展。

公益并不是一个人的事,一个人做公益不如一群人做公益,一个人捐十块钱不如十个人捐十块钱的力量。教育者公益联盟和上海梦想基金、好未来基金还有深圳慈善学院一起发起联盟,我们想通过教育者公益联盟挖掘、唤醒更多的校长和老师参与公益,一个校长可以影响一个老师,一个老师影响一个家长,一个家长影响一个孩子,可以影响千千万万的人参与公益,培养教育机构运营公益的能力。我们发起教育者的少年公益设计大赛,把整套公益方案输出给学校,通过他们的力量影响当地的孩子、家庭参与公益,通过一个人影响另外一个人,通过一颗公益心唤醒另一颗公益心,这个影响非常大,教育公益要做的就是不断影响,而且这个力量结合起来非常强。包括前面有位老师说了,做公益需要整合各种资源。君学不是一个公益机构,我们也希望加入一些专业的公益组织来奉献自己的一些力量。

各位嘉宾对公益与教育话题的精彩讨论,让我们看到有无数的教育工作者们为实现更高质量教育及公平教育而奋斗,包括教育企业,他们通过技术的革新为教育赋能,实现教育手段的多样化,不断丰富教育资源,拓宽大众接受教育的渠道。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