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批小学停课迎检,了解情况非得把教师招进城吗?

“局里来电话,要我马上赶进城,因为那篇文章,局长要见我。”据《新京报》报道,10月11日,湖南省永顺县桃子溪学校一名语文教师在网上发布了一篇题目为《一群正在被毁掉的乡村孩子》的文章,文章中她称自己疲于应对上级各类检查,耽误了教学。此事引起广泛关注,当晚该文被删除。对此,永顺县教体局办公室一工作人员称,目前已有具体工作人员负责此事,正在调查中。

乡村小学教师的一篇批评学校频繁迎检的网文引起社会关注,教体局却要求该教师深夜冒雨乘车一个多小时进城汇报情况——如此处理方式,给人的感觉不是真要了解小学停课迎检的真实情况,而是一种职能部门应对舆情的危机公关手段。

道理很简单,乡村小学是否频繁迎接检查,县教体局理当一清二楚。如果一无所知,只能说明教体局存在严重失职。毕竟小学迎接的检查、考评,通常不是县教体局组织的,就是有县教体局工作人员陪同。况且县教体局若真想了解情况,应是立即成立工作组直接进驻学校走访调查,而非要求这名教师连夜到局里说明情况。毕竟教师的说法是一面之词,最终仍需走访调查来证明。退一步说,即使是要求校方汇报情况,也该由当事学校校长、教务领导等出面汇报情况,而非一名普通教师。

事实上,教师负担过重、需将大量时间精力用于与教学无关工作上,在各色迎检中沦为忙于造假考评材料的“表叔”“表哥”,这不仅是一种普遍现象,而且是公开的秘密,已引起教育部门的重视。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强调,要下大力气为教师减负,要把教师从“表叔”“表哥”中解脱出来。今年2月1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也表示2019年将清理与中小学教师教育教学无关的活动,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今年8月,教育部在答复人大代表“关于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建议”时表示,目前教育部正在研究制定制度性文件,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创设清静的教书育人环境。

此番教师发文批评小学停课迎检事件,对教师减负政策的尽快出台,也是一种及时鞭策。只有制定教师工作清单,切实把教师从与教学无关的考评、检查工作中解脱出来,教师才有可能将更多心思放在教书育人的本职工作上。此外,各级教育主管部门也要当好教师的“娘家人”,切实保护好学校和教师的合法权益,遇到突发舆情和意见声音时,切实解决问题是第一位的,而非其他。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