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托管,国外有哪些选择

本报驻英国、德国、韩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  青  木  夏  雪

学生们万分期待的暑假到来,家长们却因“神兽回归”工作和孩子两头忙。有一些学校计划在暑假期间作为“托管所”来照顾学生,但也引来教师和学生的担忧——这是否意味着教师要额外加班,学生要“假期上课”?目前,教育部已下达通知,要求学校不得强制教师假期加班,且不得用另类形式给学生加课。实际上,假期托管一直是很多国家的政策重点,但如何安排照顾各种家庭的青少年,同时又不给教师带来额外负担,却是一项难以平衡的工作。

政府提供部分支持

欧洲国家中小学暑假一般长达4-6周。按照教育法规,欧洲绝大多数国家禁止学校布置暑假作业。如何安排好学生暑假成为政府部门的“头等大事”。

早在暑假前几周,欧洲很多城市都会制定一本城市“暑假活动册”。像德国各城市由城市青少局牵头,各区少年宫、教育中心以及社会机构承办。活动册设置数百项活动,包括艺术、小制作、糕点制作、骑马、参观博物馆、环保活动、足球俱乐部及各类夏令营等,价格很实惠,一般只需几欧元。有些运动类夏令营甚至包吃包住,很受欢迎。

一些欧洲政府主办社区青少年活动中心,孩子们可以每天去那里报到,中心有几个老师专门负责,而且是全免费的。还有一些大型企业或社团,为了解决员工的孩子的暑假问题,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培养“未来顾客”,也会办托管班。同时,许多欧洲教会在暑假时,利用旗下的学校办托管班。

英格兰城市莱斯特推出假期政策,提供每天6-7小时的活动托管,可以接收3000多名学生。当地负责青少年事务的副市长拉索尔表示,这个假期托管项目“向所有家庭开放,但主要面向当地低收入家庭”。英格兰东北部的南泰因塞地市则有社区联合经营日间托管机构,价格为25英镑,从早8时至晚6时提供托管服务,也有免费的短时托管。当地政府负责人表示,自从开了这个托管班后,就一直是爆满状态。

大部分韩国家长在假期会把孩子送去各类培训机构进行“抢跑”。低年级的学生一般学习跆拳道、钢琴等特长,高年级学生则是在补习班提前学习下学期的功课。随着双职工家庭的逐渐增多,为了解决孩子托管问题,韩国各地政府和学校专门开设托管班服务。托管服务内容主要包括提供学习场所和午餐、零食,开放图书馆、阅览室,由专门聘用的托管教师和志愿者照看孩子,开展学习、体育、文化艺术和娱乐活动等。该托管班仅向家长收取少量的费用,其余来自政府补贴。

为了帮助低收入阶层和双职工家庭照看子女,2004年,韩国开始试运营小学生课后托管服务,并不断进行完善。政府计划到2022年总计投入超过1万亿韩元增加学校和社会托管设施,将托管服务覆盖至所有小学生。

有些欧洲家庭孩子较多,或者希望对孩子进行个性化培养,他们常常会请儿童护理人或者互惠生带自己家里来。儿童护理人多为社会组织的志愿者,多为有育儿经验的单身人士,他们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20小时,并且不提供随叫随到的服务。因其非商业化的工作性质,一般需要通过地方的政府或社会福利机构来找到这样的护理人。

互惠生则由中介机构介绍,寄宿在孩子家里,帮忙照顾孩子、料理家务。作为回报,这些家庭负责提供食宿和一些零花钱,但不需支付工资。此外,欧洲国家还流行家长互助来照顾孩子,由上班族家长轮流休假一周来负责看孩子。

价格不菲也有争议

然而,并不是所有国家都能为全体放假的孩子提供免费的托管福利。以英国为例,如果是更高级的假期托管班,英国家长可以花大约400英镑(1英镑约合人民币8.9元),把孩子送去为期一周的编程俱乐部或一个月的网球课。除此之外,还有夏令营包括户外生存技巧、烹饪、音乐制作等等,每个月的花费约400-500英镑。相对而言户外足球或是篮球俱乐部是最便宜的,一天往往不到20英镑。但即便是这样的价格,对于很多低收入家庭来说,也一样是难以负担的开支。

根据英国慈善机构Coram和儿童托管慈善会的统计,在当地学校放假期间,英国家长平均要在孩子托管方面每周花费超过130英镑,两个月的暑假花费在“托管”方面的的费用至少也要800英镑。面对这样代价不菲的托管服务,双职工家庭虽然艰难,但至少可以两个人轮换照看;单亲家庭则处境更难,连能替手的人也没有,这一群体对便宜或免费的托管服务需求更为迫切。

尽管英国的低收入家庭可以根据福利救济金在托管费用上申请到85%的减免,但必须得有相关收据,这迫使很多家庭去借钱。一些家长认为,这让他们压力更大。有家长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意味着你得先花钱,才能申请到福利金,而福利金到账通常得过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且最多只扶持两个孩子的支出”。

教师作为辅助力量

“欧洲的的假期托管系统以社会力量为主,教师只是一种辅助力量。”对于教师是否需要在假期间强制加班,德国慕尼黑大学教育学者霍夫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如果当地社会机构提供的暑期托管不足,一些学校也会提供这一服务,但禁止授课,主要让孩子按自己兴趣参加各种活动。

霍夫表示,一般在欧洲参与暑假托管的老师必须按自愿原则,且占教师比例不高。参与暑期托管的老师,可以获得教学补助,还可以报销交通费等。这一工作也会记入老师的教学履历中,有利于老师评职称和晋升等。

韩国的托管老师资源则和一般在学校授课的老师有所不同。《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韩国各地政策有所不同,但总体上为了确保托管服务的专业性,托管教师需要持有相应的资格证,有些资格证需要通过高达17个科目。同时,政府对教师“非法加班”有严格控制,如果超过应有工时,可以向劳动厅举报。

在新冠疫情形势严峻之时,很多国家的暑期青少年活动也都泡汤了,只能让父母陪伴在家。即便是一些国家疫情缓解之后,不少家庭今年仍然采用这样的模式度过漫长的暑假。不过,孩子们有更多机会参与网络在线兴趣小组的活动,包括数学、美术、天文地理以及各国外语的学习。英国的类似兴趣小组,通常由放假赚外快的在校教师教授。对于参加这些活动的教师来说,这两个月的收入往往相当于自己平常3到4个月的收入,知名教师的身价会更高。活动主办方通常希望邀请这样的好老师,但同时为了降低成本,也会招募一些社会志愿者,尤其是从事教育专业学习的年轻人来帮忙,而志愿者也可以通过这一途径为自己积累经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