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好暑托班须调动教师积极性

随着暑期来临,孩子的看管照护成了上班族父母的一大难题。近日,北京、上海、湖北、山东等多地推出低价或免费的暑期托管服务,这一“官方带娃”活动切实满足了部分家庭的迫切需要,不少家长表示倍感暖心。

由地方政府或工会组织提供的暑期托管班服务此前并不少见,如上海已连续8年将小学生爱心暑期托管班纳入为民办实事项目。值得注意的是,在校外培训机构规范化发展和大力推进“双减”工作背景下,今年有更多地方启动暑期托管服务。其中,作为托管服务的主要提供者,教师的身心状态、参与意愿以及休假、托管工作和假期培训之间的矛盾等问题值得关注。

长期以来,教师享有带薪寒暑假一直被人艳羡,但这其实既是教师休整放松的“悠长假日”,也是他们充电蓄力的学习期。相较于寒假,暑假时间较长,更适合教师集中培训,可谓实现专业成长的“黄金期”。因此,如何平衡教师暑期参与托管服务与学习提升、放松身心之间的时间冲突,显得更为重要。借助轮班制、网络培训等手段虽然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一矛盾,但如何帮助教师在有限时间内协调好工作内外的多重任务,依然需要学校管理者、教育部门和当地政府积极探索。

从各地已公布的信息看,教师参与暑期托管服务工作普遍采取志愿、自主原则,并享有适当补助。不少地方还推出荣誉奖励、服务工作参与情况纳入评价考核体系等激励手段,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教师参与托管服务工作的积极性。不过,由于暑期托管班秉持公益性原则,收费不高,并对家庭困难学生免收费用,如何在该笔费用之外筹措资金,为教师托管服务和高温条件下工作提供合理报酬,各级政府应在推进工作的过程中积极探索可行的标准、方案等。

当然,学校是各地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主要承担方,教师也有参与之责,但这种参与应是在充分尊重教师休假权、合理回报付出基础上的。当前阶段,作为针对有需要家庭、主要满足看护需求的“兜底”工程,暑期托管班并不承担过重的教育功能。因此,社区志愿者、在校大学生、离退休人员、第三方服务机构等都可以成为重要的服务提供来源。相比来说,家长对社区志愿者等托管服务提供者有专业上的担忧,对后者承办的托管班活动的延续性、体系性等也有较多顾虑,教育部门可在政府统筹下多参与设计,提高暑期托管的教育特色。此外,随着更多家长不仅希望暑期托管班要“有”更要“优”,期待孩子能接受多样化、个性化的托管服务,师资充足、软硬件设施齐备的学校显然更受青睐。对此,可以探索通过结合教师兴趣爱好丰富托管服务内容、合理调整托管服务工作重心等,使得暑期托管班成为充满教育意味的欢声笑语之地。

从“没人管”到“有人管”再到“管得好”,各类暑期托管班不再是孩子们假期的一个简单去处,更要促进他们的健康全面发展。从这个角度看,关注并积极调动教师参与的积极性,无疑能更好满足社会对暑期托管服务的期待。

(作者系本报记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