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家长“减负”为何成社会话题?

【环球时报驻英国、德国、韩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 青木 夏雪 环球时报记者 张雪婷】随着国内疫情日渐趋稳,全国各地的学生们也都在假期陆续结束后返校,逐渐恢复正常的学习。在过去一段远程授课为主的时间里,家长承担了不少原本应是学校教育的责任。一些家长也提出疑问:学校恢复正常后,家长还需要投入多少精力给孩子额外补习?近日,教育部表示,学校不得以各种形式给家长布置作业,不得要求家长给学生检查、批改作业。实际上,关于家长在孩子的学习中应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一直是中小学间热议的话题。即便是崇尚“宽松教育”“不留作业”的一些国家,也时常有类似的争议。

家长抱怨“做老师的工作”

新学期在即,家长们终于能送孩子回校,不少人“松了一口气”,但也有很多家长担心,学校又会留一堆“给家长的任务”。在北京居住的李女士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期间孩子在家上课,家长投入精力帮助孩子学习天经地义,“但是恢复正常上课之后还给家长这么多任务,我就要怀疑学校是不是尽职尽责了”。李女士的女儿目前在北京一所排名较靠前的学校读初中,平时的“家长作业”包括监督孩子背诵古诗词、批改部分作业等,都需要家长来评分、签字,最后以上传文件或填写纸质版的方式交给老师。“每天拿出一部分时间陪孩子学知识、总结错题,我们家长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批改作业我认为还应该是老师的责任。”

《环球时报》记者在询问数名中小学生的家长后发现,上述现象并不罕见。除了批作业,一些学校还要求家长带孩子参加各种课外活动,如去博物馆、参加体育运动等,各类活动都有硬性指标,需要家长监督完成并提交。

在其他国家,类似争议也十分常见。以高度重视教育的韩国为例,其公共学校奉行“宽松教育”原则,结果反而带来家长负担增重和课外教育盛行。在韩国政府要求下,韩国公办教育的学习内容被删减,对学生在学业和时间上对要求相对放宽。然而,在日益激烈的升学竞争中,宽松教育远远满足不了家长和学生的需求。学生们白天在公立学校上课、晚上奔波于各类补习班的情景成为了韩国普遍的现实。韩国教育部和统计厅发表的数据显示,以2019为基准,每名学生每月平均课外教育费用为32.1万韩元,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课外教育的市场总规模达到约21万亿韩元,大有超越公立教育的趋势。

新冠疫情的暴发更是进一步加重了家长的负担。某小学4年级学生家长尹先生拿到女儿的寒假作业后眼前一片漆黑——上面要求每周完成3篇日记、10篇读后感等共同作业,以及学做饭、家庭旅行等亲子活动。尹先生抱怨道:“老师一直施压要求家长陪同孩子完成作业,尤其是做饭、旅行等活动更是需要全程陪同。我们作为双职工家长,实在是力不从心”。首尔某幼儿园学生家长金女士每周末至少需要花费5个小时为孩子完成假期作业。她在上上周花费5个小时用泡沫、旧袜子等材料制作雪人,上周与孩子一起制作糖饼并拍下孩子参与的过程,几乎耗时两天。金女士苦涩地说:“这周工科毕业的丈夫将接力,负责有关干冰的科学实验作业。”

韩国教育界人士透露,由于过重的“家长作业”,假期作业代理企业也随之盛行。某在线代理网站每篇读后感收取5000韩元至2万韩元的费用,就连大型教育企业也以会员为对象免费提供假期作业模版和活动对策。

“没时间”和“不会做”

在国内很多人都会听过传言,“外国(欧美)学生,尤其是小学生放学后没作业”。然而这种情况并不属实。以英国为例,英国劳工部1998年曾出台过一个参考指南,规定小学生每天作业量上限,结果却遭到家长抱怨。最终,英国政府2012年取消了这项规定。

然而,这并不代表英国家长就能在家里参与辅导孩子的学习。全球教育慈善机构瓦尔基基金会曾发布调查数据显示,在辅导学业的时间上,英国家长平均每周仅花费3.6小时。除了工作和家务外,还有什么让英国家长无法参与孩子的学习呢?英国教育出版商皮尔森在调研后发现,只有1/20的家长能正确回答一份适合11岁及以下学生的数学测试,超过一半的家长没有信心帮助孩子完成作业。而这种情况,在中国也十分普遍,对于中学以上的学生家长来说,“提前学习”占据了更多时间。新冠疫情中,很多中学在布置作业时都会提到病毒的话题。有家长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初一的孩子要回家完成一个介绍新冠病毒的作业,其中还要用到图表。文科出身的这名家长抱怨说,自己连化学元素都认不全,更没有医学经验,想陪孩子在一个晚上完成作业,实在是不容易。

教材不统一,更是让一些家长在辅导功课上头疼。有英国家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的孩子在公立小学一年级的英语作业,是要写一个英国童话“姜饼人”的改编版,其中要用到正在学习的元音或辅音以及单词。该家长称,辅导的时候,不知道老师在课上提出的具体写作要求,也没有辅导教材可循。

欧洲一些其他国家甚至直接禁止家长给学生判作业。德国教师联合会专家乌斯希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学校会让父母确保孩子自己完成作业,并在其中提供帮助,但并不会具体到判作业这种行为。欧洲不少学校会留给学生在校写作业的时间——德国中小学通常在下午一两点放学;法国、意大利等国家也在下午三四点放学。学生可以在学校完成家庭作业再回家,有困难的话还有老师辅导答疑。

课堂、课外彼此融合

当然,作为最亲近的长辈,家长在孩子的学习中不可能撒手不管,也有更多的学校和家长在探索如何让家庭辅导变得更加轻松但有效。赵先生的孩子刚刚考上大学,在学习辅导上,他表示自己一直坚持到高中。赵先生说,虽然不支持学校让家长给学生改作业、监督背课文,但家长应在孩子学习中给他们思维上的启发。“孩子上高中时学习的内容,我也不是所有的都懂。但是每次大考完,我会拿出一些时间和他一起分析错题。其实很多都不是孩子不会,可能是因为马虎或者概念没记牢,家长应该是在这方面多进行辅导,而不是讲解具体的内容。”

家长辅导的方式,可以从各种方面进行。英国教育部门建议,从学龄前到小学二年级,孩子每天阅读的时间要保持在20分钟。英国学校也鼓励学生,每天回家和家人聊聊自己在学校学了什么,在家长会上,老师也会建议家长们要积极多问问题,引起孩子的兴趣。寒假期间,有学校还会要求学生“在乡村散步、下棋、做饭”,这三项“作业”,涵盖了户外运动,思维游戏,和做家务。

家住德国杜塞尔多夫的小学生家长艾娃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德国家长有参与学校教育工作的权利和义务,比如参加班级家长会、全校家长委员会、校务会议、学科会议等。住在法国里昂的中学生家长卡米尔也对记者说,法国家长也会积极参与学校教育工作,但这并不是家长包揽各种“任务”,而是父母要创造条件,让孩子自己完成其家庭作业。当然,也有一些比较难的作业,如写调查报告,家长也会给予一定帮助,关键是给孩子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不是答案。

反过来,欧洲、美国、日本学校也会分担一些“课外”活动,比如去博物馆、图书馆、警察局、市政厅等。通常来说家长不需要参与,但有时也允许家长一起陪同。乌斯希特认为,中小学教育,也是需要学校、家庭和社会三者参与,“学校为主导占五成,家庭和社会为辅,各占三成和两成”。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