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教材循环利用要打破利益藩篱

早在十多年前,就有媒体和学者探讨并推动我国教材的循环使用,但央视记者经过调查发现,目前能够得到循环使用的教材占比很小,93%以上的教材最终都被当成废纸流入了造纸厂。

义务教育教材循环利用是老生常谈的话题,理论上的确可行。一是教材量大且使用周期短,学生学过后尤其是非语数英类的其他教材大多品相完好;二是作为需求端的学生数量大体稳定,特别是一个区域内,各年龄段学生数量大体一致,就地就近将教材回收提供给低学年学生使用,相对简便,缺口也不会太大,调配的工作量也有限。这相对于其他旧书籍的回收再流通,其实成本更低。

如果立足于此,在教材征订使用上实行“以租代购”,就可以有效地将教材循环利用起来,即由政府组织购买,配送给学校,由学校在既定的使用周期内租给学生使用,待学生使用后再由学校负责回收、整理、再分配,形成执行的闭环。然而,现实中教材循环利用始终存在瓶颈,说到底还是旧教材没有用武之地,因为每学期新教材的征订、印刷、配送已形成封闭的链条,既然有新教材供应,学生自然没有使用旧教材的需求,也正因如此,只有不到7%的二手教材回流到销售渠道,这些也仅仅是满足一些孩子课本丢失或者提前学习的小众需求。

为何会如此?其实还是受制于强大的现实利益群体。报道也显示,近5年来,全国中小学课本及教学用书、大中专教材、业余教育课本及教学用书的零售数量,平均每年约28亿册,金额超200亿元。也就是说,如果这些教材循环使用一年,可以节省200多亿元。但如果换个角度看,这是涉及200多亿元的产业链条,关系到教材编审、出版、印刷、发行各个环节,所以,一旦促进教材循环利用,势必会影响这些相关方的利益,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从宏观层面看,推动教材循环利用,其实是产业发展与环保节约如何平衡的命题,不宜简单地非此即彼,还得在兼顾的前提下,有破有立,即既要打破利益藩篱,又不能简单地一刀切,而是要进行调整、补偿与重构。直白地说,推动教材循环利用,出路还是让教材出版与使用跳出“卖书”的窠臼,让物理意义的课本脱胎换骨,如按学年频次收取一定的版权使用费、管理费用,对出版发行相关环节予以补偿,以此平衡利益,从而消除“以租代购”循环利用的阻力,让教育与环保相得益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