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未成年人涉罪,源头预防该咋抓

阅读提示

如何预防、矫治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面对时有发生的校园欺凌,家庭、学校和相关部门应担负怎样的责任?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近日分组审议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二审稿。围绕上述问题,与会者展开了探讨。

人民视觉 供图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8日下午分组审议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二审稿。围绕如何进一步明确专门教育相关规定,如何进一步强化家长的监护责任等内容,与会者纷纷建言献策。

专门教育如何更好地矫治低龄涉罪

对于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未成年人,我国刑法规定了收容教养制度。

此次提请审议的草案二审稿不再使用“收容教养”概念,将有关措施纳入专门教育;同时增加规定:未成年人有刑法规定的行为、因不满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不予刑事处罚的,经专门教育指导委员会评估,公安机关可以决定将其送入专门学校接受专门教育。

草案二审稿把收容教养制度基本上改成了专门教育制度,朱明春委员认为这“体现了法治和社会文明的进步”。

刘修文委员也表示, 草案二审稿将“收容教养”修改为“专门教养”,细化了相关规定,并拟通过专门学校解决收容教养场所问题,有利于对现有的收容教养制度进行改进完善。

与此同时,刘修文委员提出,“收容教养制度之所以受到种种批评,与收容遣送、劳动教养、收容教育等相继被废除的制度一样,存在由公安机关行政主导、制度不透明、缺乏监督制约等弊端。”建议进一步提升“专门教养”的透明度,增强监督制约,避免“换汤不换药”。

陈国民委员建议草案修改为“未成年人有刑法规定的行为、因不满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不予刑事处罚的,经公安机关调查、人民检察院审查,由人民法院决定将其送入专门学校接受专门教育”。

汪鸿雁委员则认为,收容教养不能并入专门教育,因为“两者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同时建议对收容教养制度进行司法化改造,不再由公安部门决定剥夺人身自由,而交由人民法院作出裁决,以便有效地应对低龄未成年人的犯罪问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