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起与骨癌抗争 贫困生今年考上本科

13岁患上恶性骨肉瘤、做了36次化疗,却依然努力、考上本科……2020扬子晚报助学行动启动后,已收到700多份申请材料,其中,和癌症抗争了近十年的沈益鑫令人动容。8月8日,扬子晚报记者来到沈益鑫的家,沈益鑫的故事让人泪目。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姜婧仪 夏亚明

与癌症抗争近10年

13岁右腿患上骨癌,疼到夜夜无眠却从不叫出声

8月7日,记者在南京一酒店大堂见到了沈益鑫:拄着单拐、戴着眼镜、穿着T恤,比起同龄人,脸上多了一丝沉重。2000年,沈益鑫出生在盐城市盐都区秦南镇的一个普通家庭,平日里父母在盐城周边打工供沈益鑫和姐姐读书。2012年,一场灾难降临到这个家庭。六年级下学期,13岁的沈益鑫老是喊腿疼,父亲沈龙刚带他到盐城市第三人民医院检查,结果如晴天霹雳,原来是右腿膝盖骨上盘踞着骨肉瘤。

这是一种原发性恶性骨肿瘤。随即,沈龙刚和妻子带着沈益鑫去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治疗,从此,一切都变样了。本应在学校和同学打闹嬉戏中度过的求学生活,变成了在医院和一次次化疗中度过的抗癌生活。穿刺活检是诊断恶性肿瘤和良性肿瘤的第一步,“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穿刺,什么都没经历过,特别难熬。术后第一晚疼得拽了一夜床单,不好意思喊出来,怕影响其他病人。”沈益鑫平静地讲述着那些疼痛到无法入眠的日子。

针对右腿的骨肉瘤,沈益鑫前前后后共做了20次化疗,“先是术前8次化疗,抑制缩小癌细胞。然后进行灭活回植手术,术后又做了12次化疗。”记者了解到,沈益鑫进行的“膝关节灭活回植手术”就是医生切开右腿病变部位,取出骨头,切除上面的肿瘤,消毒杀死癌细胞后再重新放回体内。这也意味着,这块骨头无法再生长,只能起一定的支撑作用。

化疗1个大周期分4个小周期,1个小周期平均3个星期,为方便孩子做化疗和休息,沈龙刚在医院旁租了间非常简陋的房子。相比化疗,沈益鑫说,手术的疼痛反倒是“小事”,“手术疼痛一个多星期后就好转了,而化疗就会头晕、呕吐,饭吃不下去,书也读不进去。”而这样的过程是一个周期接一个周期,持续了差不多一年半。

17岁再次遭遇不幸,左腿也被确诊为骨癌

生病、癌症、长达一年半的化疗并未让沈益鑫停下求学的脚步,病情稳定后的他又回到镇上初中上学。“不上学将来也没什么出路。我又从事不了体力工作。只能上学。”沈益鑫告诉记者,为治病已花了100万元左右,为还债父母开始拼命赚钱,把他寄养在姑姑家。“姑姑家住在四楼,每天姑姑背着我上楼下楼,用轮椅送我上学。”经过三年的不懈努力,沈益鑫考上了四星级重点高中盐城市龙冈中学。

然而中考完的喜悦未停留多久,悲观绝望的无力感扑面而来。沈益鑫的申请资料里写着:“2016年秋学期,我满怀喜悦准备进入高中求学,灾难再次降临,左腿也确诊为恶性骨肉瘤,不得不和父母又一次踏上求医之路,同样经历了四年前化疗、手术、再化疗的艰难治疗过程,经过和死神近一年的抗争总算又捡回一条命,落下个肢体二级重残。”

当得知儿子左腿又得了骨癌时,坚强的沈龙刚在医院里当场哭了。2016年开始,沈益鑫由于左腿骨癌又做了16次化疗。加上第一次,前前后后一共做了36次化疗,头发、眉毛脱落了4次。

“我只是生病了,病好了,就回去学习”

疾病似乎想尽办法折磨这个可怜的家庭,再次从鬼门关走了一圈的沈益鑫在高二寒假,发现左膝盖里面的钢板和钢钉露出表皮,医生检查发现是固定的钢钉断裂了。因身体无法再次承受手术,只能将裂开的骨头直接缝合起来。高二暑假,根据医生的方案,左腿又做了人工膝关节置换手术。这次的膝关节置换手术是沈益鑫口中的“小事”,“除了疼没其他影响,不会晕,不会呕吐。”

病床上的沈益鑫只要头不晕,就打开书本学习。受病情影响,高中三年,只上了一年半。错过了一轮、二轮复习的他,高三在学校只待了45天。“老师让他在家复习,但他怕在家效果不好,非要去教室。高考前最后45天,他爸爸风雨无阻送他去学校。”沈益鑫的表哥告诉记者,“他三模考了219分,压力很大,最后拼命冲刺考了320分、BB+。”

“只要身体好,就会认真学习,从来没有比别人低一等、比别人差的想法。”沈益鑫对自己高考成绩并不满意,“我以前的同学们都考了360分左右,如果不是生病,我会考得更好。”填报志愿时,沈益鑫报考了苏州大学文正学院会计专业,并打算考研。“我知道自己不能从事什么费力的工作,但我想实现自己最大的价值。”为支持儿子上大学,家里也已做好妈妈去学校周边租房陪读的打算。

以后打算

高考后拄着拐杖想出去看看

以后还想出国看看

自从13岁生病后,沈益鑫就过着学校、家、医院三点一线的生活。无论是身体条件还是家中经济条件,都不允许他出远门。今年高考结束后,喜欢秦朝历史的他提出想去西安看看兵马俑。沈龙刚一开始是拒绝儿子请求的,“他的身体我不放心,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我们带他出去。”但这是儿子第一次提出要求,沈龙刚辛酸地说:“小时候他很活泼外向,特别爱笑,但现在就不怎么爱说话了,更不会笑了。”

最后,尽管很担心,沈龙刚还是决定让他出去散散心。在南京工作的24岁表哥听说后,放下手头工作,便把他接到南京,准备从南京出发去西安。因沈益鑫只能轻微运动,不能劳累。刚工作一年的姐姐沈晓丽也立即请了年假,随行照顾弟弟。“8月6日到南京后,带他去了夫子庙,也就稍微走了几步,感受一下。7日,又到南京博物院玩了30分钟就回来了。他看什么都新鲜,一直拿着相机在拍。”沈益鑫表哥告诉记者。

当问到“以后最想做什么”,沈益鑫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还想出国看看。”

家人付出

为了筹款救孙子

71岁爷爷在大雨中清扫河道

病房里的故事不是童话,沈龙刚告诉记者,和沈益鑫同病房的不少小病友不是去世,就是截肢。“孩子很坚强,平常人可能七八个疗程的化疗就受不了了,他都咬着牙承受,医生讲他已经是奇迹了,每次复查都会给他拍照当做鼓励其他病人的教材。”

8日下午,记者冒雨前往沈益鑫家走访。提起孙子,72岁的奶奶王书英眼里一直含着泪水。诊治前后花了150多万元,这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是天文数字,村里、学校也曾为沈益鑫发起募捐,目前仍欠外债30多万元。爸爸沈龙刚一直在工地上做体力活,不敢有半丝停歇,母亲石扣红趁着儿子高考放暑假,去餐馆里做零工。村里干部给爷爷沈福海找了份清理河道的工作,每月1000元。爷爷很珍惜这份工作,记者来的时候,71岁的爷爷还在雨中工作。

因为骨肉瘤是恶性骨肿瘤,每年八九月份,沈龙刚要带着沈益鑫去复查。“从没想过放弃,要尽最大的能力让他走下去。”面对儿子的病,沈龙刚没有退缩、没有放弃。“唯一难过的是,我觉得愧对我的父母,我们中年人应该让父母享福,但我爸妈这些年还在尽力挣钱。”提到自己未能让父母安享晚年时,这位父亲哽咽了。

实习生 刘凌云 视频剪辑 许倩倩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