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留学生政策的摇摆暴露了什么

李庆四

前些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说,如果美国各地的大学不在今年秋季学期复课,他将让政府缩减给这些学校的财政支持;还在美国的留学生如果不参加线下课程,将被驱逐出境。此举激起众怒,继哈佛、麻省理工等大学呛声后,美国17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首都华盛顿)起诉特朗普政府。舆论压力之下,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终于松口。

目前,修改后的留学生签证新政规定:身在美国境内的国际留学生,必须至少选择一门线下课程;身在美国境外的国际留学生,可以根据情况在当地选择上网课,暂时不会失去学生身份,只需要在学生及交流访问者信息系统中保持激活状态。这让大部分秋季入学和开学的留学生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因为无法赴美而失去学生身份,但已在美国的留学生仍面临可能被驱逐出境的风险,除非其所在学校能提供至少一门线下课程。

疫情当前,美国为何要对留学生下手?特朗普的首要任务是赢得选举。民调显示,其支持率只有38%,低于对手拜登。留学生无投票权,无论受到什么不公对待都不影响特朗普的票仓。而逼迫留学生返校,可以拉动一系列消费,配合他强调的恢复经济的计划。此外,特朗普针对中国的动机不可低估。他最初提出的签证规定与此前一直鼓噪的中美科技和人才脱钩目标相一致。鉴于中国连续10年都是美国最大留学生来源地,一旦政策落地,中国留学生将是最大的受害群体。

特朗普的新政尚未落地就引发反弹,并被迫进行修改,其实不算出人意料。在联邦体制下,美国政府无法命令美国学校何时开学。正如哈佛大学校长巴科给师生的邮件所言,“这个规定没有提前通知就颁布,其残酷性已不仅只是草率……这是非法的。”其次,此举影响大学学费收入和运营。多年来,留学生学费在美国高校收入的占比越来越高,特朗普的威胁态度可能吓跑一些留学生,学校自然不会配合。尽管美国政府会给学校财政拨款,但数额不多,且掌控钱袋子的是美国国会,特朗普无权单方面缩减,这也增加了学校反对的底气。第三,作为弱势一方的留学生群体敢怒不敢言,但特朗普对他们下手的结果是进一步消耗他上台以来已经所剩无几的美国软实力,显然不得人心。

从抗疫措施到留学生签证,在涉及面广泛、影响又深远的政策决策上,特朗普政府总是随心所欲。正如他指令自己女婿包办抗疫物资而自肥那样,这再度反映出特朗普将家族利益和个人仕途置于国家利益之上。近期逼迫中小学生复课,也坐实了美国媒体给他扣上的“没人性”帽子。事实上,别说是广大学生群体,特朗普连死亡13万老百姓都不在乎,到头来还是副总统彭斯在记者会上打圆场,缓和舆论反弹压力。

特朗普在留学生签证问题上的立场反复恐怕不会是最后一次,特别是考虑到他之前污蔑中国留学生都是“窃取情报的间谍”的不负责任言论,可见其政策立场毫无底线,应该引起留学生群体的足够警惕。长期以来,美国这个备受追捧的求学圣地,在特朗普的一届任期就被糟蹋得令人却步,这不仅是各国学子的遗憾,更是美国高校的损失。(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