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照留言册 打开了尘封的青春记忆

“青春兵荒马乱,我们潦草的离散。”歌手林宥嘉在《心酸》这首歌里唱道。

2020年的毕业季已来。谈起毕业,离愁别绪总是会有的,正值毕业的人如此,毕业数年的人也触景伤怀。6月29日至7月2日,山西晚报记者采访了5位不同年代的毕业生,倾听他们毕业前的那些事。当他们打开自己的毕业留言册,很多好笑的、感动的故事跃然于眼前。不同年代的毕业生拿出自己的毕业照和留言册,那些风格迥异的留言将人们带回那个年代,同时也带出了岁月的痕迹。

建设年代的红色激励

宋兴炎,1958年毕业于太原建筑职业学校,如今已是80岁高龄。

“我中专毕业的时候18岁,那时候没有什么同学录,关系近一些的同学,会互相赠送一个红旗本,在本子的第一页写上祝福。”老人说,在那个红色年代,同学的祝福也都是红色的激励。比如把一切献给党;祝你在革命大道上奋勇前进;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碌碌无为感到羞愧,不会因为虚度光阴感到后悔……

“18岁的年纪,正是同学少年时,意气风发,挥斥方遒。快毕业的时候,学校会让每个学生填写毕业分配志愿。我们绝大部分同学的志愿都是服从祖国分配。”宋老感慨道。宋兴炎毕业被分到了太钢,他的同学有的被分到铁路,有的被分到重机厂等。告别学生年代已经有60多年,但回想起来,就像发生在昨天。如今同学聚会,大家都已经是垂暮老人,聊天的话题也都是各自的身体状况,儿女的事业家庭。“近几年,我们每年的同学聚会都会有同学再也无法出现,伤感远大过同学相聚的喜悦。唯有祝福同学们保重身体,健康长寿。”说起这些,宋老的脸上流露出淡淡的伤感。

日子虽苦但童年很快乐

罗小松,1971年生人,1988年毕业于山西医科大学。

回忆自己的学生年代,罗小松的眼底弥漫出浓浓的笑意。罗小松说,他上小学的时候,日子虽苦,但童年却非常快乐。

“我小时候跟着奶奶在农村长大。在那个年代,我们没有电脑,没有手机,在农村的夜晚,甚至没有电灯,还要点煤油灯,我们也没有什么娱乐,最好的娱乐就是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每天在田野里疯。在玩耍之余,还要参加家庭劳动,不管是下田干活还是家务劳动,对我们而言都是家常便饭。9岁的时候,我跟着父母来到太原,我记得,当时我所在小学班主任是一个特别负责任的老师。因为我的学习基础差,老师每天下学后到我家给我补习功课到很晚,但连我家的饭都没有吃过。我那时候不懂学习是为了什么,但却暗暗告诉自己,就算为了不辜负这位老师,我也要学出个名堂。”说到这里,罗小松拿出自己的黑白毕业照,指着里面一个肉嘟嘟小脸但个子却明显高出别人很多的小男生告诉山西晚报记者,这个就是他自己,旁边那位就是他最尊敬的老师。照片中的罗小松,紧紧地拉着老师的手,笑得无比灿烂。

罗小松说,当时自己的个子高,本应该站在最后一排,是自己非要站在老师的身边,罗小松很庆幸自己当时的“无理取闹”,才有了这唯一一张跟老师的亲密合照。因为毕业后不久,这位老师就跟随爱人离开了山西,从此失去了联系。

同学录都是同学们自己画的

苏媛媛,1981年出生,2004年毕业于太原理工大学。

苏媛媛是独生子女。她告诉山西晚报记者,她最遗憾的事,就是搬家时把自己的初中毕业同学录弄丢了。

苏媛媛的初中就读于太钢五中。“我初中毕业的时候,特别流行给同学填写同学录,我们那时候的同学录没有什么特别花样,无非是一个大一点的白纸本,所以那时候的同学录都是同学们自己用心画的。有的同学会在上面贴上自己的照片,下面写上祝福,并告诫自己永远不能忘记对方;有的同学会贴上卡通图案的贴画,让整张纸看上去活泼又好看;还有同学会用字母拼出一只可爱的小老鼠,意思是英文的我爱你;更有创意的同学,还会用“一帆风顺”这几个字构成一个帆船的图案。

苏媛媛说,记忆中同学录的每一页都五彩缤纷,可爱至极,每一页都是同学们满满的用心祝福。有的同学不会画,就学前面的同学画老鼠,画帆船,整本都让同学画满了之后就会发现,小老鼠的我爱你和一帆风顺的小帆船最多。就连从来不会画画的同学也因为写同学录学会了画好看的烟花和梳着马尾的娃娃。

同学送的小礼物至今仍珍藏着

栾小静,1992年出生,2015年毕业于北京航天航空大学。

栾小静是90后,却跟大多数的90后有着很大的不同。用她的话说,别人在追星的时候,她忙着读书,别人在K歌的时候,她在忙着练琴。用同学的话说,她就是个书呆子,但也是同学眼里永远的学霸。正因为自己给同学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初中毕业时的同学录,大家给她的留言大多数都是学业有成、前途似锦,“勿忘我”三个字的出现频率最高。

栾小静说,那时候除了填写同学录,关系亲密的同学还会互送小礼物,女生收到最多的礼物就是银质的手镯,跟现在的情侣款差不多,只是那时候一套手镯有七个,七个最好的同学一人戴一只,代表着他们永远心连心。还会收到一些泥塑的小娃娃,送娃娃的同学会选跟自己有共同特点的娃娃,表示今后见娃如见人,这些娃娃直到今天都放在小静书房的书架上,每每看到她们,她还会想起那些可爱的同学儿时的样子。

直到现在她还记得,在毕业的最后一天,她跟一位关系最好的男生说了再见,以为很快就能再次见到,却没想到,那一声再见就真的成了永别。

栾小静最遗憾的就是没有让每一个同学都为自己填写同学录,只选择了平时关系亲密的几个同学,也没有要求每一个填写同学录的同学都贴上自己的照片。转眼,自己初中毕业已经将近20年,自己也已经离开故乡太原,在北京打拼。每年的同学聚会她都会尽可能地赶回来参加,和同学叙叙旧,缅怀青春。

留言册成了精致时尚的艺术品

贺橙橙,2008年出生,2020年小学毕业。

6月29日17时40分,刚刚参加完毕业考试的贺橙橙跟随着班里所有的同学走出了她们生活学习了6年的学校。孩子们一个个眼睛湿润,连老师的脸上也挂着泪花,浓浓的离愁荡漾在空气中久久不散。

贺橙橙说,从进入6月份,这种离愁就已经出现在每个人的脸上。老师也因为即将分别的原因,原先严肃的脸庞常常挂满笑意和温暖,数学老师说起毕业还曾泪如雨下。同学之间也开始互相留电话,留微信,承诺不管分离多远,都一定要常联系。

“我们虽然不能常见面,但可以在微信里天天聊。”贺橙橙将自己的手机拿给山西晚报记者看,果然就像她说的,不仅同学们自己组织了好几个群聊,就连原先用于老师留作业的微信群,现在也在群里开起了谢师大会,班主任深情地说,这个群将永不解散。

出生在这个年代的孩子,就连同学录也是高科技。贺橙橙的同学录既是一本精美的成长册,也是一个记录成长的电子相册,首页是全班同学的毕业照,毕业照的下面有每个孩子的名字,还有一个二维码。贺橙橙告诉山西晚报记者,这个二维码,是他们童年的记录,也是他们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所有回忆。记者扫描二维码后观看视频:有他们刚刚入学时的好奇,有加入少先队员时的庄重,有参加研学时的喜悦,还有认真上课时的样子。在小视频的最后,是全班同学老师合唱的《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第二页是老师写给孩子们的话,句句凝结了浓浓的爱和祝福。之后是每一个同学自己做的个人主页。在成长册的最后,是孩子们的成长相册,记录了六年来孩子们的点点滴滴,整本同学录可谓既精致又时尚。

贺橙橙说,上小学期间的甜与酸,就像一串串甜美的糖葫芦,永远回味不完。和老师同学的每一次探讨,都将成为她记忆中最珍贵的一页。

山西晚报记者 姚佳 实习生 原雅楠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