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有益始于“悦读”

童书,常常被父母当作礼物赠给孩子。赠什么书,父母往往凭自己意愿,就像让孩子吃某种菜,只要觉得有“营养”,不管是否可口,哄孩子吃下去了就好,很少顾及是否消化,吸收了多少。

小孩爱读什么书?怎么才能真正地进入书里?我曾经开过一间书店。短短几个月的经营,我发现童书最好卖。当时,我的小书店一套书能卖出五六件就不错了,而《七龙珠》《金刚葫芦娃》等好几套动漫绘本,竟多次反复进货,销量均高达50套以上。

当时,我感受最深的是:开卷有益始于“悦读”,寓“读”于“乐”。儿童读书,重在愉悦中培养兴趣。主题需大人引导,形式宜投其所“好”。为儿童选书,形式和内容应同等看重。一味强调“营养”,难免在枯燥乏味中令其对阅读拒之千里,又谈何培养乐观自信和有想象力、有创造力的心灵。

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应当性情温暖、内涵丰富、有趣有益,有高水平的文学性和艺术性。首先,要在形式和内容上都能吸引小孩。

儿子小时候,我常常带他逛书店。他喜欢的书,和我当年开书店时的“畅销书”毫无二致,只不过内容变成了《米老鼠和唐老鸭》《奥特曼》等等。儿子爱不释手,如果我买下,生性好动的他能一直坐着,安心地读。至于老师和父母希望他看的宣教类“必读书”,他也会为了完成写读后感等作业,不得不翻看几页。这令我们感到沮丧。不过,对于《快乐王子》《木偶奇遇记》等故事性强的书,尤其是彩色连环画册,儿子爱读也爱听。每晚,他都伴着美妙的童话故事入眠。

7岁那年,儿子的阅读方向发生了一些让我意外的变化。一位朋友来访,带来一套世界名著,黑白的,20多本。我没太在意,随手置于案头。不料他竟然一本一本地读完了,还兴致勃勃地跟我分享其中的故事。他不仅津津乐道于鲁宾逊漂流的故事,约翰·克利斯朵夫的命运起伏、冉·阿让的悲惨人生,也是他热衷的话题。至今,我仍然记得同他一起,讨论分析约翰·克利斯朵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从那以后,我精心挑选经典书籍,“随意”地搁在他抬眼即见、触手可及的地方。

8岁不到,儿子竟然写了一个童话故事。男主皮克警长是个阳光男孩,爱憎分明,乐观勇敢,经过一系列惊险又艰苦的查访,终于“揪”出了坏蛋成功“破案”……当时,那童真的语言和丰富的想象力,以及小说中的常识描写都令我兴奋异常。

我忽然明白,悉心耕耘儿童意识的土壤,用善美与智慧的种子来进行播种,是一件多么有价值、有成就感的事!读书有用吗?看似没用,实有大用。就像青草生长,鲜花绽放,或许你看不见生命的律动,却是生命的供养。

儿子爱看的书,故事情节生动明快,主人公善良真诚,人物形象可爱,绘图色彩丰富,有喜剧色彩的为最爱……孩子悄悄模仿着书中人物的言谈举止、待人接物,也自觉改掉了“反面”人物身上的缺点,审美能力与心智水平同步提高——一切皆为兴趣使然。

一部优秀的童书,应当以儿童视角使其愉悦、以阳光心态使其乐观。让孩子在快乐中展开想象的翅膀,对自身及周围的环境、人物产生关联与观照。

一个孩子童年读过的书,播种下善良与智慧的种子,必会在孩子的心灵开出花朵,成为他成长中的精神依托,给酸甜苦辣的人生指明方向,引领他们走向春暖花开时、走向青草更青处……

英国科幻作家阿瑟·克拉克的墓志铭是“我永远都没有长大,我也永远都没有停止生长”。好的童书同样适合成人阅读。让我们以孩子的视角,去发现世界的美,去感受精神的诚实、善良和高尚。

(作者:杨宝珍,系南昌市政公用集团员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