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送孩子去“心理辅导” 第二天就被教官打裂半只耳朵

2018-09-26 09:13 成都商报

  9月9日晚10点,赵兴(化名)送读高三的儿子到“成都励志教育”做“心理辅导”。第二天晚7点,儿子被教官打裂半只耳朵。

赵龙耳朵被打出了5厘米长的伤口

  其儿子赵龙(化名)称,9月10日晚餐,因不愿吃冬瓜,教练吴扬帆猛击他左脸两次,随后拳打脚踢,“被打懵了”。诊断证明书、门诊病历表明:赵龙左耳软组织挫裂伤、左面部组织挫伤;左耳根部已缝合伤口长约5cm。

  该机构位于龙泉驿区柏合镇磨盘街158号,16日下午,赵兴带儿子从青川赴龙泉驿报案,并向当地教育部门投诉。记者了解到,涉事教官已被该机构开除,学校也于21日遣散。

  拒吃冬瓜 被教官打裂半只耳朵

  9月16日下午,赵兴带着儿子赵龙及4名亲戚,从青川赴龙泉驿柏合镇派出所报案。赵兴指着儿子的左耳,又拿出涉事教官的身份证复印件,告诉民警:“就是这个人打的孩子。”

  缝针的线在赵龙的左耳根部还清晰可见,做完近一小时的报案登记和笔录后,他在派出所大门口接受成都商报记者的采访。

伤口触目惊心

  9月10日是赵龙来到“成都励志教育”的第二天,上午“体训”,下午上“心理课”和“文化课”,到晚7点左右,是学员们的晚餐时间,男女生隔离开,分成两队在食堂打饭、吃饭。“当晚有三个菜,素冬瓜、番茄炒蛋和一个荤菜,各有一个教官负责打菜。”赵龙回忆,负责打素冬瓜的教官是吴扬帆,轮到他打这道菜时,他告诉吴扬帆:“我不吃冬瓜。”

  “吴教官说,你吃个冬瓜咋了呢?”赵龙回忆,吴扬帆舀起几坨冬瓜直接向他的碗里扣过来,他没说什么,直接回到位置吃饭。随后,赵龙将其他饭菜吃干净,但冬瓜剩在了碗里,“于是他走过来对我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刚刚是你。”赵龙回忆,此时吴扬帆带着威胁的语气让他吃冬瓜,几句话后,他直接回答:“拒绝。”

  “我就只说了‘拒绝’两个字,刚说完,他就从侧面打了我的左脸。”是用拳头打的还是菜勺子打的?赵龙记不清了,只记得力量很大,“打第一下我就懵了。”赵龙称,随后他继续遭到吴扬帆的拳打脚踢,被打倒在地,接着又被抓起来按在墙上打,直到被其他教官拉开。

教官“教育”学生

  “麻了,感觉不到痛。”赵龙回忆,被打后他看到地上有一些血,有教官指挥几名同学将地上的血擦干净。而他声称要报警,后被吴扬帆单独带回宿舍“做工作”:“吴教官告诉我,报警顶多两败俱伤,劝我不要报警,后来还要给我介绍珠宝行的工作。”

  拒不读书 被父亲骗去“心理辅导”

  被打一个小时后,赵龙赴成都航天医院做检查,诊断证明书显示:左耳软组织挫裂伤。

  “第二天儿子回到家里,说是自己撞的。”在青川县的家里,赵兴看着儿子的伤口,很难相信是他自己撞伤,于是在青川县中医院做了第二次检查,儿子也承认了自己被打的经历,病例上写着:自述于2天前被他人打伤左侧面部及左耳……左耳根部已缝合伤口长约5cm,伤口略肿胀,左面部肿胀。

门诊病历

  “我不该骗他过去,我没做对,我的儿子从小也不吃冬瓜。”看着病例,赵兴后悔万分,他反复对记者说:“招生老师告诉我,要用‘善意的谎言’把儿子骗过去,我就告诉他去成都看更好的心理医生。”

  在赵兴看来,赵龙从小是个爱学习的孩子,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江油中学。但自高二下学期开始,赵龙出现厌学的情况。今年6月份,赵龙离开学校,至今拒绝回校读书,告诉父母自己想外出打工。“这孩子一心只想到外面去打工。”

  赵龙告诉记者,在校期间,父亲每天都要多次给他打电话,每周六还要来学校陪他,这让他几乎没有个人空间。赵兴则坦承,自己的管教方式的确过严。

  一个亲友告诉赵兴,可以把儿子带到“成都励志教育”做“心理辅导”和“行为矫正”。9月9日,赵兴打开该机构的官方网站,加了招生周老师的微信号,联想起“杨永信”、“豫章书院”等人物和事件,赵兴专门问:“你们学校教官对孩子要使用武力吗?”周老师回复:“打骂是教育不了孩子的。要打骂就能改变孩子,你们家长就在家里自己教育。”周老师强调:“我们是正规的办学机构。”该机构官网上也谈到了是否打孩子的问题:“我们保证绝对不会打骂孩子。”

”励志教育“官网截图

家长与机构招生人员聊天记录

  9日晚10点,赵兴带着儿子从青川连夜赶到龙泉驿,一路上他向周老师发微信:“儿子一旦发现我骗他,我真不知咋收场。”周老师回复:“我们有专业的心理老师对孩子进行安抚工作。”

  上午训练下午上课 一上午不让上厕所?

  赵兴的车开进”成都励志教育“的大门,赵龙立即被一名“心理老师”单独带走。在一间办公室里,这名“心理老师”询问了赵龙的基本情况,随后又被两名教官带到宿舍。

  “一个宿舍一个班,一个教官管一个班。”被姓“梁”的教官带到宿舍时,宿舍已经熄灯,梁教官让已经就寝的两名同学教赵兴叠被子和穿军衣,并学习该机构的规矩:“要背《弟子规》和‘学生守则’,背不到就体罚,跑步做俯卧撑等。”其中一名同学对他说:“习惯了就好,当锻炼身体。”

“体训”

  赵龙说,他的手机和随身物品当晚被收走了,梁教官在宿舍里与他们同吃同住,一举一动都在教官的眼皮底下。他躺在宿舍的床上,想睡觉,但梁教官却在看手机视频,睡着后视频也一直开着,他不敢去提醒,心烦意乱,直到凌晨两三点才睡着:“我想到了杨永信,想到了各种戒网瘾学习,我不怕,但是我绝望了,非常意外。”

  赵龙仅仅在该机构进行了一天的“学习”,他回忆说,该机构采用军事化管理,第二天一大早,起床的哨声一响,赵龙和同学们需在1分30秒的时间内,到宿舍门口集合,吃过早饭,整个上午进行“体训”。“里面大概六七十个学生,女生一队,男生一队,新生一队。”赵龙回忆,他看到女生们举了整个上午的轮胎,男生们整个上午都在折返跑,而新生则练习踢正步等基础训练。赵龙特别向记者强调:“整个上午的训练,教官们不允许任何学员上厕所,只能憋着。”

  下午上文化课,赵龙回忆说:“六七十名学员小的只有几岁,大的有二十几岁,但所有人一起上的初一数学课,上课的老师是心理老师,没有学校的老师教得好,一直在讲习题。”上课期间,全部女生坐在前排,男生坐在后排,而最后排坐了五、六名教官监督课堂,“但全部在聊天,玩手机。”学校的“心理辅导”每月只有一次,其他时间则是上“心理课”。

  其他时间,“心理老师”和教官则要求赵龙尽快背诵《弟子规》,以及机构自己的“学生守则”。赵龙当着记者背诵了一段:“我是迷茫的孩子,忘记了自己的初衷,来到这个学校改正。”

  对于赵龙关于该校教学方式的表述,包括不让学生上厕所,给所有学员上初一的数学课等说法,成都商报记者向“成都励志教育”的梁教官求证,他表示:“上午是每个小时上一次厕所,文化课则有大课和小课之分,小课会按学生的具体情况一对一授课。”

  回应 涉事教官被开除 学校已遣散

  在”成都励志教育“的官网上,机构介绍中写着:“龙泉驿区洛带法商军仪心理咨询所与成都实用工程技术学校合作共建‘成都励志教育’。创建于2011年,位于龙泉驿区柏合镇磨盘街158号。”

  其官网介绍:“励志教育”严格按照标准开设课程,从根源上改变上网成瘾、早恋、叛逆、自卑自闭、逃学厌学、离家出走、不懂感恩……不良行为习惯的青少年。对于18-26岁的啃老、游戏、颓废、抑郁等成年人,也可以“一个电话,即刻开始改变”。

宣传海报

  其官网称,机构内的“心理老师”,全部拥有“国家二级或三级心理咨询师证,并且拥有三年以上的心理咨询或学生德育工作经验”;而文化老师,拥有“教师资格证和两年以上教师工作经验”;军事教官,则是“五年以上军龄,当过班长带过兵,并且有一定心理学知识。”

  9月18下午,赵兴再次来到“成都励志教育”所在地,梁教官向他承认:“用拳头打的,没有用尖锐的东西,这方面我们的确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梁教官介绍,涉事教官吴扬帆的妈妈得了癌症,情绪不好,“可能跟这个有关系”。该机构田姓负责人则表示,吴扬帆已经被开除,“励志教育”方面会配合赵兴追究吴扬帆的责任,并承担医药费。

  “学校已经遣散了,现在刘校长在负责处理赵龙的事情。”记者向“成都励志教育”的多位心理老师、教官致电,他们告诉记者,如果要采访得找刘校长。记者电话联系到刘校长,他回避了记者关于赵龙提出的问题,只说“(学校)没得了、没得了。”随后,刘校长的电话无法接通。记者拨打该机构的官方招生电话,接线的“周老师”告诉记者“没办了”,随后挂断电话。

  教育部门:是个无证学校

  9月21日,记者致电龙泉驿区教育局备案室,就“成都励志教育”是否有办学资质的问题,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是个无证学校。”他表示,“成都励志教育”不是一个学校,主体是一个“军训机构”,目前教育局正在处理该机构的问题,到磨盘街当地与办学地点的有关部门对接,也与赵龙的家长在保持联系。

  9月21日下午,记者来到龙泉驿区柏合镇磨盘街158号,看见三名当地镇政府社会事务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正在了解情况,他们告诉记者:“今日上午‘励志教育’的人已全部乘大巴车离开,这个场地可能是几个月前他们租用的,原址在黄土镇。”按照工作人员提供的地址,当日下午记者又来到‘励志教育’在黄土镇的原址,办公室外一名清洁工告诉记者,‘励志教育’曾经的确在此办公,但记者没有看到其任何工作人员和标识。

学校空无一人

  记者致电黄土镇社会事务办公室,一名姓吴的主任告诉记者:“我们接到过教育局的通知,派人去(励志教育的)办公室看过,现在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吴主任介绍,该机构的注册地址也不在黄土镇。

责编:陈全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