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贷后美容贷盯上年轻人 女学生被骗欠债1.8万

2018-09-07 09:29 中国青年报

视觉中国供图

  镜子里,红肿的脓包挨着挤着、层层叠叠,爬满全脸又蔓延了半个脖子;手机里,欠下上万元医药费贷款的催款电话一次又一次响起,这个名叫周潇洒的21岁姑娘,感觉这次真的“潇洒”不起来了。

  5年前,周潇洒初中毕业离开甘肃农村的老家到天津打工。“与痘痘作战”一直被这个年轻女孩视为“人生中最大的烦恼”。然而,她没想到,自己治痘心切竟被一步步套路,如今痘痘没治好,催着还债的电话照样追上门来,可自己却投诉无门、有苦难言。

  一步步被套路——

  2000元变1万8 没钱可贷款

  买过各种祛痘产品、用过无数偏方,脸上的痘痘却越长越多,这一次周潇洒决定去医院好好治一治。

  她在网上搜索“天津治痘痘医院”,一家号称专治皮肤病医院的网络宣传语立马打动了她——“中西医结合专治女性痤疮”。该网站不断滚动出的红色大号黑体字——“看皮肤,就找三甲名医”,似乎每个字都说到了周潇洒的心坎上,她判断,“应该是个挺正规的专科医院”。

  跟这家医院取得联系后,一个自称孔医生的人加了周潇洒和她哥哥的微信。周潇洒将自己脸部的照片发过去后,孔医生初步判断是“毛囊堵塞感染”,并建议“内调外治,一般3~4周能恢复”。关于费用,他提出“先备2000”,并称这是“宽备窄用,具体面诊会交代费用”。

  按照孔医生给的预约号,今年6月20日,周潇洒来到这家医院,皮肤科主任接待了她。花了近300元检测后,这名主任为她列出了一个疗程(一个月)的医药费用,其中包括治疗费12460元,中草药费2209.8元,西药982.95元,也就是说,要想治好脸上的痘痘,小周一下就得花掉1.56万元。

  “如果治不好还要继续治疗吗?”面对周潇洒和哥哥的追问,主任回答“一般也就差不多了”,并让他们放心,“不会让你们的钱打水漂”。

  每月打工收入不过3000元且并不稳定,周潇洒面对高昂的医药费有点犹豫不决,此时主任安慰她,不用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这里可以办无息、免手续费贷款。为了安抚她的担忧,这名主任还特意强调,很多人都办了。

  护士带着周潇洒来到同楼层的另一个房间,那里的工作人员直接拿过她的手机,问了她姓名、身份证号、住址、工作以及父母和哥哥嫂子的电话。“都是他们替我操作和填写的信息,还教我怎么回答贷款平台打来的电话”。周潇洒说,工作人员让她谎称每月收入6000多元,以此证明她具备还款能力,还称“现在贷款都是这样弄”。

  大约10分钟后,贷款手续通过,6个月贷款总计1.56万元,逾期利息为日息千分之一,即年息36%。这笔钱小周从未经手,而是直接打到医院账上。

  治疗20天左右,周潇洒向主任反映脸上的痘痘毫无好转迹象,主任再次给她开了中药内服。周潇洒又把身上带着的全部现金2000多元全交了买药。

  一个疗程结束,吃完了药、做了9次治疗,周潇洒贷款和直接支付的医药费差不多有1.8万元,可钱花出去了,脸上的痘痘不仅没有好转,“很多地方的炎症反而更厉害了。”周潇洒说,不仅如此,她吃了皮肤科主任开的中药后头晕头痛,检查发现自己血压过低,停药后才好转。

  她找到主任讨说法。大夫认为,自己的处方和治疗方案没问题,治疗效果差的原因“肯定是你自己饮食不忌口、作息不规律导致的”,并称“治疗痘痘需要过程,你还得坚持治,肯定能好”。当被问起到底要花多少钱能彻底治好时,那位主任告诉周潇洒,“可能还要再花个7~8万,我这里还有花十几万才治好的案例。”

  周潇洒觉得自己掉到了坑里,决定不在这家医院继续治疗,让她没想到的是,不久后就收到了欠下的1.56万贷款的还款通知电话。她跟这家贷款平台沟通时说自己根本不知道钱怎么花的,并让平台提供医院的医药费流水单。对方称无法提供,并屡次提醒她,“你要是不按时还款,我们会去法院起诉你,后果很严重。”

  业内人士揭秘——

  美容中介或拿提成30%~60%

  “从上述案例贷款的套路分析,是从前校园贷的衍生产品,有人称其为美容贷。”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金融系副教授张小涛说。

  校园贷因其超高利率、裸贷以及暴力催款等一系列问题,已被银监部门、教育部门以及互联网金融协会等相关机构先后监管,尤其从去年4月以来,校园贷进入集中监管阶段,数十家网贷平台相继退出了校园贷市场。然而,一些平台披上华丽外衣,换个名目亮相,“瞄上的还是缺乏社会经验、金融消费知识不足却有超前消费欲望的年轻人群体。”

  记者搜索多家美容整形机构网站,均打出“零首付”“零利息”的多样化医美分期服务。近年来,随着国内医美市场规模的快速扩张达千亿级,一些互联网金融公司、金融消费平台也纷纷涌入这个行业,一些主打医疗美容行业的美容贷平台对外称已获得千万融资。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金融与不同行业结合,是未来发展的趋势。近年来兴起的美容贷、培训贷等,都是新生事物,相应的监管显然是滞后的。”

  “周潇洒办理美容贷款时,那家机构声称零担保、无利息、无手续费,听上去很美,但恰恰暴露了背后存在的问题。”该人士称,没有任何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会做毫无收益的事,“利润不在明处,就可能在暗处。”

  他透露,在美容机构和贷款平台之间还有美容贷中介,他们的合作往往体现在分成上,“中介能够拿到贷款额30%,甚至最高达60%的提成。”

  “里应外合”之下,医院或美容机构获得了客源,又能拿到分成;贷款平台收获了客户;中介则赚取了佣金,可消费者却被步步诱导,最终欠下“一屁股债”。

  今年1月,重庆江北区警方就破获了一起“美容贷”套现案件。警方查明了其中的套路,贷款中介伙同某美容医院美容咨询师,虚构个人信息,向网络金融公司进行贷款申请。在申请贷款成功以后,消费金融公司会将贷款直接发放到美容医院账户上,美容医院扣除30%提成后将钱打给中介,剩下的70%,由中介在扣除中介费用40%后,将余下的30%打给贷款者,有的中介甚至一分钱也不发放给贷款者。

  平时价值几百元的玻尿酸被涨到几千元,所做的美容项目远远超出正常价格。美容医院为了骗取贷款,抬高消费价格,虚构消费项目,同时,故意伪造1至2个项目,与中介公司联手诈骗消费金融公司。

  “从周潇洒的经历看,那家美容机构很难构成诈骗,因为其中很多套路都踩着政策灰色地带,即所谓的‘不合理但不违法’。”张小涛说,大多数被忽悠的消费者都存在取证难、维权难的问题,耗不起精力,只能认倒霉。

  针对这种现象,南京市消协就曾发出过预警,称中介和美容机构勾结在一起,采取非常规手段将没有还贷能力的消费者忽悠进来。而一些学生群体或是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往往就会成为目标,被诱导提前消费、超额消费。

  年轻人亟须补上金融知识这一课

  长期在校园接触大学生群体,张小涛感慨,如今大学生的金融知识掌握得太少了,“即使是学金融专业的,书本上的知识也相对滞后,而眼下市场上层出不穷的新事物,让人应接不暇。”

  而如今90后、00后年轻人的消费观早已与父辈不同。此前,天津大学曾发布过一份《大学生网络信贷消费调查报告》。报告显示,29.03%的大学生申请过贷款,其中超过六成大学生通过网络平台进行贷款,可见互联网借贷平台已成为大学生群体信用贷款的主要渠道。信用消费、超前消费的消费模式,特别获得新生代90后大学生的认可。

  “对即将从校园步入社会的大学生来说,亟须补上理财知识这一课。”张小涛认为,这可能比多学一点历史和地理知识,更为实用。

  天津四方君汇律师事务所律师陶会会建议,消费者一定要增强自我保护意识,也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首先要有理性的消费观,一旦签合同或出示个人证件等都应该谨慎三思,特别要对合同条款反复研读。

  她建议,年轻人更要珍视自己的信用记录,一些消费者不能认为自己是受害者就拒绝还款,因为既然合同签字生效,小额贷款公司也确实有权要求消费者还钱,“否则会在自己的信用记录上留下难以抹去的污点,影响一生。”

责编:陈全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