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考试让现场作诗一首 央美艺考考题再刷新难度

2018-03-08 10:01:00 中国青年报 分享
参与

  艺考已近尾声,而最近,“被央美虐得幸福么?”这句话成了正奔走于各地艺考的学子之间颇热门的问候语。这是怎么回事?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多数美术院校的考题以写生、默写静物或人像为主。但是看过央美的题,你可能就不这么认为了!

  艺考刚刚结束,央美设计专业一道“神题”引起考生们议论,如果是你,你会怎么答?

  央美考题再次刷新,你的“幸福指数”达到了吗?

  继前些年接连推出“棒棒糖”“转基因鱼”“诺奖得主鲍勃·迪伦的一首歌”之类的“怪题”后,屡次立于风口浪尖的央美艺术设计专业今年再度不负众望,要求考生以“幸福指数”为题进行视觉化表达。

有考生表示,“相比而言,往年试题太仁慈了,好歹还有具体形象。今年太抽象,完全蒙圈。”

更是有很多网友表示:

  中央美院设计学院院长宋协伟统筹此次设计专业考题,据他介绍,试题“幸福指数”通过提供2017年度《世界幸福报告》,引导考生对幸福指数变量如收入、健康、陪伴、自由、信任这五个抽象概念作出形象呈现。“题目看似抽象,其实它背后潜藏着丰富情感体验。而且,它还交叉了两个概念,一个是人性化的‘幸福’,再一个是科学化的‘指数’,考生可发挥的空间并不小。”

  看完这个点题,你有思路了么?

  这些年央美都出过哪些“刁钻”考题

  对于很多考生而言,“幸福指数”可能来地猝不及防,不过看了央美出国的其它考题,或许只能男默女泪了吧!

  比方说今年的中国画专业考题之一,“自作咏春七绝一首”……这确定是美术考试?

  央美中国画专业

  书法创作考题:自作咏春七绝一首

  考题要求:

  1.隶、楷任选一体。

  2.四尺三裁竖写(繁体)。

  3.书面整齐。

  4.不落款识。

  5.诗文(30分),书写(70分)。

  再来看看历年神考题:

  “棒棒糖”温柔一刀

  当开考看到监考老师在考场里分发棒棒糖,不少考生还在心里犯嘀咕:“考试有这样的福利,奇迹啊!”可待考题发下来却傻眼了,只见试卷上清楚地写着考试题目《棒棒糖》。题目要求考生将所发的棒棒糖吃掉,并根据自己吃后的味觉感受,按照原品牌展开后的糖纸中的基本元素进行再设计。

  据了解,仅为了北京考点的约2000名考生,央美就准备了80斤棒棒糖。

  2016年 “转基因鱼”两度卡喉

  艺术设计专业考题共两道:画出你想象中转基因鱼的形态,鱼的数量不超过3条;描绘你想象中转基因鱼生物细胞的形态组合。

  下午“设计基础”科目依然以“转基因鱼”为题,再次出现不少考生选择离场的情况。上下午都为这条鱼“卡喉”,有人形容自己硬生生被“涮”了两回。

  2017年 与摇滚歌手玩混搭

  杀伤力惊人的这道考题是让考生根据鲍勃·迪伦的一首歌《答案在风中飘荡》,给这位诺贝尔文学奖新晋得主设计一款获奖证书。

  有人徒叹奈何:“以前是画什么告诉你,今年是画什么你说了算。至于评分结果,答案在风中飘荡。”也有人点赞:“这才是美院该有的样子。要不每年都考头像,那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对于不少考生抱怨试题太过“刁钻”,艺术行业分析学者马维认为,原因在于考生还没有发现央美近些年考试改革的规律。“尤其是设计专业,一大特色就是玩儿跨界。”

  考题《转基因鱼》就跨界生物与艺术设计,而去年让考生根据鲍勃·迪伦的一首歌《答案在风中飘荡》,给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设计一款获奖证书,很显然就是音乐、文学与艺术设计的跨界。

  “考题体现的正是设计学院的教学主张,即打破专业壁垒,不再划分专业。”马维还将这几年试题偏重考查的能力概括为三个层面的递进关系——个人体验、社会焦点及时代观察。

△央美艺考阅卷现场

  题目真的很“刁钻”?央美回应考题

  中国青年报发现,3月5日,中央美术学院官方微信推送文章《央美命题:招生改革进行时——2018年本科招考专业试题解读》,中央美术学院对外界关注的神考题予以回应。

  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苏新平表示,近几年,中央美院开展了一系列教学改革举措,包括招生、教学资源整合以及毕业环节等等。而作为教学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招生改革首先成为工作重点。

  2018年招生工作是在总结前三年工作经验的基础上展开的。如果说前三年更多注重的是面对“应试”问题,各院系还在摸索中谨慎前行的话,那么今年的改革可以说各院系在组织工作的严谨性以及试题内涵的深度和广度方面整体又迈出了一步。就命题环节来讲,无论学校还是命题教师,都投入了很大精力。各专业所出的试题既考虑了本专业特点,又强调了创造性内涵。

  苏新平还列举了多个学院、专业的考题变化:

  比如造型学院的考题,除素描和色彩做出小调整外,创作试题与往年相比有了明显的变化,从试题题目就可读出不同内涵。

  同样是传统绘画专业的中国画学院,在保留专业必考的内容之外,今年首次增加了诗歌的创作。

  而实验艺术专业在强调传统艺术与当代性语言转换的同时,更加重视学生思辨能力和想象力的考查,“剪纸的手”和“谁将与人作伴”两个考题都足以说明这一点。

  作为应用学科的建筑学院今年也有了不小的调整,在重视专业能力的前提下,加强了人文艺术内涵的考查,从“梵高的房间”和“漂浮”两个考题不难解读出其中用心。

  艺术设计专业继续发挥着他们勤于思考、敢于为先的个性,从“幸福指数”一题可以看出命题人思考的深度和广度。

  而城市设计专业也有着不同凡响的变化,考题“动态延伸”和“未来已来”折射其中的机智和维度,与往年相比显然迈出一大步。

  美术学专业的考题也有变化,“从读书到看画”一题不难看到在强调理论和知识考查的同时,对理论联系实践以及思辨能力的考核给予了足够的重视。

  “我是策展人”一题是艺术管理专业所出试题,相对美术学而言,艺术管理专业更注重考查学生应用知识的能力和解决的问题的能力。

  苏新平认为:从以上这些学科专业所给出的试题可以看出,今年的试题不再局限于对知识和专业技能的考查,明显增大了对学生社会责任意识、文化敏感度和思辨能力的考查。如此变化既是命题教师智慧的结晶,也是在范迪安院长主持下集体讨论所达成共识的结果。

  央美老师曾痛批艺考“应试”

  过去,央美的考题大多以写生、默写静物或人像为主,一些考前班因此摸准了套路。例如,素描一般画的是男模特,色彩画的是女模特,考前班会让考生照着一张纸,练无数遍,待考试时,不管模特什么特点,只凭记忆背下来画完就行。据说,有考生通过考前两三个月的突击训练,掌握了这套模式,最后侥幸“混”上了央美。

2016年11月5日,山西太原,专业评卷老师分组浏览“画海”,为15000张美术考卷打分。 视觉中国 资料

  2016年央美“棒棒糖”考题引起关注后,中央美院设计学院副院长宋协伟表示,“今年考前班背的东西没用了。”对考生来说,今年考题更难,考察学生对基础知识的了解和对社会现象和热门话题的关注和思考。

  “可能过去我们会更多考察学生‘你会不会’,但现在,我们是提供一些背景、媒介或环境,看看‘你会什么’‘你思考什么’,有没有想象力和创造力。”他说。

  苏新平也曾表示,“我们并不反对考前教育培训,但一定反对背离艺术教育规律的应试教育,几个月速成的考前班不能再有市场,考题的变化就是要甩开这种应试模式。”

责编:吴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