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娃”云集的“学霸班”:人人获奖无数

2017-12-06 08:38:00 金羊网 分享
参与

  全班省赛及以上获奖率90%以上,半数以上学生去过清北夏令营,高一就学完三年高中数学课程……在广州大学附属中学(以下简称“广大附中”),有一个班级云集众多的“数学大神”和“学霸”,它就是广附高三2班,人称“数学基地班”。日前,该班学生叶皓天夺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金牌并入选国家集训队,不仅如此,他的同班同学们也纷纷在五大学科竞赛上获奖无数。

  这个“牛娃”扎堆的班级是什么样的?“学霸”们的日常是什么?日前,记者前去一探究竟。

  学生代表叶皓天:爱数学会编舞的“文艺青年”

  在不久前结束的2017年中国数学奥林匹克(CMO)中,高三2班学生叶皓天以广东省第一,全国第七的名次获得金牌并入选国家集训队,这也是广大附中在CMO上有史以来获得的最好成绩。

  高瘦的个子,皮肤被晒得有些黝黑,记者见到叶皓天时,他手里正拿着一本《冰与火之歌》看得目不转睛。“我最近都在看这本书,之前准备比赛的时候看的是《白鹿原》。” 叶皓天笑容里带着一丝洒脱,在获得CMO金牌并入选国家集训队后,清华北大等一流名校都纷纷向他递上橄榄枝,现在,这个大男孩正在为“选清华还是北大”这个问题而纠结。而两个多月前,在广东省代表队名单公布前夕,他还因为在选拔赛中发挥失常大哭一场,当时谁都没想到,这个以广东省代表队入选队员最后一名的成绩参加CMO的小伙子,会成为本届比赛最大的“黑马”。

  “当时真的没有想到会得这么好的成绩。”现在,叶皓天回忆起成绩公布的那一刻,依然感觉非常的“玄幻”,“我这次主要是因为心态比较好吧,就当是完成自己的梦想。”

  早上起床,从7点半开始做竞赛真题直至12点半,下午则自己对答案、改题目,统计每道题的得分率,一天的学习结束后,便是自由的打球和看书时间。自从高一开始真正学习数学竞赛,叶皓天便有意识地保存这样的生活节奏和状态。“我在小学一、二年级的读过一本书,叫《horrible science》,这本书通过故事讲了很多数学的原理,看完之后,我对数学产生了兴趣。”从小学至今,叶皓天一直保持着对数学的热爱,“对于数学,我就是两个字---渴望。”

  “他在学习方面的独立性很好,不会一味的去刷题,而是会构建知识体系,所以叶皓天是我们班上在竞赛和学习兼顾这方面做得最好的学生。”高三2班班主任周弋林表示,叶皓天在全校的成绩排名常常在前三,而在学习之余,他更是一个文艺活动爱好者。“他是团学会上一届的宣传部长。我们有很多文艺活动都是叶皓天策划组织的。他高一的时候还带着全班同学自编一套舞蹈,就叫 函数之舞 。”

  “学霸班”的管理:培养高情商和良好心态更重要

  广大附中高三2班是一个自初一开始由对各科竞赛感兴趣的同学组成的一个班。和普通的3+3课程体系不同,同学们在高一学完所有的高中数学课程。老师们从高二便开始分专题授课,包括竞赛课程、大学先修课程、自主招生课程等等,高三年级又回归高考内容。目前,全班获得五大学科奥赛省一等奖15人次,二等奖22人次,三等奖6人次,目前,已经有5名学生获得了清北自主招生或者降分资格。

  “因为学生们都很有个性,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班可比其他班级 难管 许多。”在班主任周弋林看来,对于高智商的“学霸们”来说,培养高情商和良好心态比单纯的学习和刷题来得更加重要。日常,除了繁忙的学业,班级活动也丰富多彩,而且更加注重对学生精神的疏导和家校沟通,比如在感恩节,每年班上都会组织学生们给家长打电话,制作专属的感恩节贺卡;而在成人礼上,学生们每人都给父母写了一封信,有同学自愿上台朗读自己的这封 家书 ,读着读着学生和家长都泪流满面。“其实这些孩子和普通的学生一样,会觉得学习压力大,也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感情问题和心态问题。如何帮助他们更好地调整和适应,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因为所有的比赛到最后,都是综合素质的比拼。”

  周弋林表示,6年下来,他见证这些孩子从桀骜不驯的少年,逐渐蜕变为内敛懂事的样子,也见证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的意气风发。“就拿叶皓天来说,他以前因为头脑灵活,说话比较直,初中的时候有很多同学觉得他太拽,但是现在他真的长大了,越来越会照顾人。” 周弋林回忆,在今年全国高中数学联赛前夕,叶皓天等3名同学主动找到自己,希望能够开一个 小课堂 给同学们讲课,帮助同学们备战联赛。“我当时有点惊讶,更多的是欣慰,因为其实同学们之间都存在着一定的竞争关系,但是他们能够互帮互助,良性竞争,我觉得非常好。”

  “全国高中数学联赛含金量很高,但与此同时,这个比赛对于所有竞赛生来说风险都很大,大家需要在2个半小时内答完4道题,很容易发挥失常。”说起这段经历,叶皓天有点不好意思,“我们当时觉得班上很多同学实力都很强,但是缺乏比赛经验,所以希望可以帮到大家,我们平时得到很多的帮助,很感谢同学们,这就算是一个小小的回报了吧。”

责编:吴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