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移民群体调查:你是最优秀的吗?

2017-11-27 08:08:00 中国侨网 分享
参与

  据欧洲时报内参消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近日公布了一份长达346页的法国移民大调查。值得注意的是,本文的“移民”群体意指持合法居留在法居住、以及现为法籍的一代移民,而并未囊括在法出生的移民后代。

  2014年,移民占法国总人口8.9%、20至64岁在职群体11.4%。相比其他经合组织成员国,法国每年新增移民占总人口比例、增长幅度皆变化不大。

过去十年间,法国(红框)每年新增移民人数较为稳定。(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来自欧洲时报内参)

  主要签证类型:家庭团聚、留学

  在法国20至64岁的移民群体中,高达70%来自非欧盟国家:主要原籍国为阿尔及利亚、摩洛哥、中国、突尼斯、美国、土耳其、塞内加尔。

  根据外国人材料管理档案库(AGDREF)数据,法国政府2016年共发放了23万份居留证(首次发放、非续签)。其中,家庭居留(39%)和留学签证(32%)占据绝大部分,仅有10%是直接向他国居民发放的工作签证。

  这一数据符合长期近十年来的趋势:2007-2016年期间,在向非欧盟区居民发放的第一份签证比例分别为:技术移民(短/长期移民)在10%左右徘徊;取得家庭居留的移民比例一度超过了50%;留学生约为三分之一。

向非欧盟区居民发放的“第一份签证”:家庭居留(红框)、学生居留(绿框)占了绝大部分。

  由下图可见,与其他国家相比,法国的“技术移民”比率也较低。另外,非欧盟技术移民数量仅为欧盟技术移民数量的“四分之一至二分之一”。

  2013至2014年部分欧盟成员国移民性质(工作、家庭、留学签证)比例。深蓝色、浅蓝色条形框分别为技术签证、家庭团聚签证持有者比例,条纹框为欧盟移民比例。

  北非三国占据家庭居留“半壁江山”

  根据居留类型不同,非欧盟移民的原籍国也存在相当大的差异:2007年至2015年期间,近半数家庭居留(45%)集中发放给来自北非三国的居民——阿尔及利亚占21.1%(年平均人数为18215),摩洛哥占17.5%(15065人),突尼斯为8.9%(7681人)。此外,中国占3%,每年约为2577人。

  不过,从长期来看,家庭团聚签证对法国社会贡献能力逐渐增强:随着逗留时间增加,持家庭居留移民的就业率上升,数年后可接近50%。另外,许多经济移民也可能加入了家庭居留类别。换句话说,抵法五年后,对就业率贡献最大的群体为家庭团聚移民(为经济移民的两倍),尽管持家庭居留者跻身管理层的可能性远低于后者(10%vs.40%)。

  为法国贡献最多留学生的国家

  相较之下,工作、学生签证持有者原籍国的集中度就没有如此明显:美国(2150人、11.9%)、摩洛哥(2120人、11.7%)、突尼斯(1282人、7.1%)这前三名共占据工作签证发放数量的33%。中国排在马里、印度之后,位居第六(1009人、5.6%)。

  其次,为法国贡献最多留学生的三个国家分别是:中国(10077人,16.7%)、摩洛哥(6250人,10.4%)、阿尔及利亚(3930人、6.5%)。

  不过,2007-2016年期间,外国人在法国持有身份以“学生移民”涨幅最大。虽然报告强调“确保留学生充分发挥潜力”,还列举了该群体的求职艰辛,但留学生所选的专业似乎才是报告真正的关注点——毕竟,高达“三分之一”的留学生在学业结束后仍留在法国,而他们并不总能为法国人手紧缺的行业贡献力量。

  法国最吸引低学历移民?

  盖洛普世界调查(Gallop World Poll)显示,法国在2007至2013年期间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移民目的地。法国国家统计及经济研究所(INSEE)公布的2017年《法国社会面貌》调查报告也证实,法国的教育与生活水平、社会保险制度均优于欧盟平均水平。值得一提的是,报告称虽然法国失业率高于欧盟平均水平,但贫穷率却低于后者。

  然而,在高学历的“潜在移民”眼中,法国却不幸跌至第八名(在美国、加拿大、阿联酋、沙特阿拉伯、西班牙、澳大利亚和英国之后)。

法国在全体潜在移民(绿框)与高学历潜在移民群体(蓝框)中,分别位列第二、第八。

  经合组织毫不留情地指出:“与它的邻国相比,法国吸引的移民特点是——教育程度明显较低”。事实上,在被英国、德国吸引的潜在移民群体中,高学历者比例介于13至14%,而法国该比例仅为6%。相比之下,心仪法国的低学历者比例超过50%(英国、德国分别为13%、33%)。

  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法国不仅在吸引人才方面“最多”处于中等水平(逊于德国、英国),在留住人才方面的长期表现则更不尽如人意。2015至2016全球竞争力指数(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显示,法国与高学历、技术人才的“缘分”往往较为短暂:例如,在法工作4年后,选择留下的技术人才比率低至23%。经合组织认为,法国的“薄弱环节”包括行政程序的复杂与不透明性、生活成本(特别是住房)、工资水平和社会环境。

在吸引、“挽留”人才方面,法国位于中列。

  移民就业率:男女差距大

  经合组织在报告中提供的移民就业率数据,进一步验证了部分众所周知的情况:

  首先,移民就业率普遍低于当地居民。非欧盟女性移民与法国女性的就业率差距尤其显著(45%vs.67%);居留证期限是影响就业率的重要因素,对新移民来说尤是如此(与居留五年以上移民相比,新移民就业率低20%)。

  其次,在非欧盟移民群体中,男女就业率差距也非常明显。在抵法不足五年的新移民群体中,这一差距更是超过20%(作为对照,法国男女就业率差距为6%)。

  不仅如此,对欧盟移民来说,起初的男女就业率差距会随时间流逝而逐年缩小,但非欧盟移民群体男女就业率差异的变化却十分有限。另外,INSEE在2012年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来自北非数国与土耳其的女性移民就业率更是特别低(分别为38%、25%)。相比之下,欧盟女性移民就业率至少在50%以上。

  与经合组织其他成员国相比,法国新移民群体(尤其来自新近加入欧盟的国家与非欧盟国家的移民)的就业率同样偏低。

新移民群体中(抵法不足五年),男、女性就业率分别为45%、23%。

  不仅就业率偏低,移民所从事的工作也多为物流、仓储、建筑、清洁、维修以及餐饮酒店服务领域。另外,每年都有数千名的“黑工”因“经济原因”获得合法身份(2015年5000人,2016年6400人)。这些行业提供的岗位难以找到法国雇员,但由于行政手续限制而难以招聘外国人。据报道,不少建筑、餐饮业的雇主还利用“黑工”的窘境,克扣薪水或拒绝为其申请合法身份。

  高学历移民就业两极化:医生&保安?

  根据INSEE在2012年发布的报告,高学历非欧盟移民群体(硕士以上学历)的就业呈两极化:研究人员(11%)、医生(7%)、高校教师(5-6%)的比例远远高于法国居民(皆为2%)。

  例如,2008-2015年间,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占据了科研签证排行榜第一名,其次是印度、巴西、美国。持研究者签证群体的平均年龄为33岁,三分之二为男性。移民在法国研究领域更是扮演关键角色,不过持此类居留者往往留法年份较短。

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占据了科研签证排行榜第一名,紧追其后的是印度、巴西。

  此外,非欧盟移民从事信息工程行业的比例也略高于本土居民(10%vs.8%)。总体而言,大部分非欧盟移民(70%)密集从事约20类职业。

  令人感叹的是,与法国居民相比,高学历非欧盟新移民“低就”的可能性足足高出2-6倍:服务生(0.5%vs0.3%)、保姆(0.5%vs0.3%)、收银员(0.5%vs.2.5%)或者保安(0.2%vs0.2%)、工人(16%vs0.8%)。不消说,这些移民跻身管理阶层的可能性也低于法国居民。

  你是最被需要的人、最优秀的人吗?

  经合组织反复指出法国现行政策的缺陷,可算是为这两个问题操碎了心:

  能否真正为法国筛选出最迫切需要的海外人才?能否最大程度地辅助法国的经济发展?

  它在多章总结时苦口婆心地提出各项建议(改进“紧缺人才”引入机制、建立快速答复雇主制度),其核心思想可概括为:

  简化手续、引入最迫切需要的外国劳工(本国人不愿干的活,外国人顶上)吸引高素质人才积极引导留学生们填补法国就业市场空白,以“物尽其用”。

  毫无疑问,为避免成为“令人厌弃”的就业机会竞争者、社会福利抢夺者,移民们必须卯足劲成为两类人——最需要的人、或是最优秀的人。大门永远对高端人才开放。(杨雨晗)

责编:吴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