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博士回乡养牛种桔子 一年创收200多万元

2017-11-21 11:13:00 中国青年报 分享
参与

中国侨网潘小波 受访者供图

海归博士回乡养牛种桔子

  谁也没有想到,通信专业毕业的海归博士,有一天会转型干起养牛种桔子的“土差事”。

  潘小波人生的巨大转折是因为一个微小的际遇——一次品尝牛排的经历。

  2006年,潘小波从桂林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在深圳的中兴通讯公司任职。2009年,他开始担任外包经理,被外派到10多个国家,建设通讯基站,年薪50多万元。有一次,在巴基斯坦品尝牛排时,他惊讶地发现,那里牛肉的味道竟如此不同,“一块0.75公斤的牛肉,味美多汁,只需要人民币50元左右。”而在国内,他从市场上买到的很多牛肉都被注过水,失去了那股纯正的“肉味儿”。

  2013年7月,潘小波毅然辞职,卷起裤脚回到家乡广西桂林市永福县堡里乡波塘村,做起了肉牛的生态养殖。

  为了建养殖场,一个月他瘦了17斤

  刚刚回村那阵子,乡亲们都怀疑潘小波是干了什么坏事逃回来了。妻子和父母怀疑他是一时冲动:“你工作得好好的,突然搞什么养牛,让别人怎么想?”

  潘小波掂量得很清楚,返乡创业肯定是一个冒险的举动,但生态养殖是大有空间的。当时,国内的食品安全问题一度很突出,地沟油、塑料大米、三聚氰胺等事件让老百姓感到担忧;另一方面,每次潘小波的父母去深圳探望他,都会带上老家的土猪肉、土鸡蛋。

  一个想法在他脑中萌发,既然自己喜欢吃牛肉,不如回老家养几头牛吧。这样至少可以让自己和家人吃得安全、放心。他顶着父母的反对、周围人的不解,回到了距离桂林市区70多公里的波塘村老家,开始了全新的创业征程。

  面对完全陌生的领域,为了尽快掌握相关的养殖信息和技术,潘小波返乡后没少向市、县的相关部门寻求帮助,向市县两级团委咨询争取青年创业政策,向畜牧业的行家寻求技术支持,同时去周边一些养殖场参观求教。为了设计建造好养殖场,一个月下来,他整整瘦了17斤。

  潘小波坚持纯天然喂养,杜绝饲料。为了让牛吃得健康,他专门从南宁收购玉米秆,连着玉米包,一起打碎了给牛吃,“青贮饲料的营养价值高,而且玉米秆中还有天然糖分,我还给它们配了一些蛋白粉、钙片、啤酒渣、豆腐渣、红薯藤、花生藤等。放在一起经过发酵,还可以产生益生菌,促进牛的消化吸收,而且牛粪的肥力也更好。

  潘小波做过测算,一头牛一天要吃四五十斤食物,一天可以长两斤。

  每天早上8点,潘小波开着车去离家两公里的养殖场。为预防把鞋上的细菌带进去,潘小波会先用加了碘的水倒在铁栏门前的入口垫上,脚在上面踩踏后,推着草料便进入养殖区。

  一进入牛栏,牛便伸出头摇一摇,像招呼自己的老朋友。偶尔有活泼的小牛,一跃跨过围栏,来到他的身边,享受他温柔的抚摸。潘小波说,如果家里没有事,他几乎整天都泡在养殖场,“看看它们吃得好不好,清一下牛粪。”海归博士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牛仔”。

  一斤贵上五六元还不愁卖

  走进桂林永福县堡里乡波塘村欣欣肉牛养殖专业合作社,沿途两边都是砂糖桔,养殖场背靠一片大山。与一般养牛场不同,它有着更宽大的场地,牛可以充分活动。这一片养殖场地,是潘小波向村委集体村民租借的,一期场地10亩,二期有500多亩。目前,牛场里的品种有栗木寨、安格斯、夏洛莱、西门塔尔等,共50多头牛。潘晓波计划用两年的时间,将养殖规模扩大到300头。

  潘小波还记得,他第一次去牛市场看牛的情景。早上5点,桂林两江牛场开市,满满的牛群让潘小波看花了眼,“看到这头牛肥,那头牛肚子大,架子大就觉得好,就想买。”经过牛贩朋友的指导,潘小波才知道,看牛得看屁股旁边的两块肉,够不够扎实。好牛一般前肢要比后肢短,牛鼻子比较方一点。

  当真正开始养第一批牛,潘小波又遇到了困难,在应激反应期阶段,牛突然变瘦了,一斤一斤地掉膘。潘小波看着牛不吃东西,还不停地拉稀,心痛不已。那段时间,他索性天天都住在牛场里,半夜里醒来就举着手电筒去看牛。后来在畜牧局的专家指导下,才度过这个难关。

  潘小波的牛一般会整头卖,由于饲养中没有添加任何抗生素,牛肉吃起来口感好,这为他在桂林本地打出了一定的名声,除此以外,他还通过桂林牛业协会的朋友,结交了广东、福建的牛肉商贩,把牛肉卖到了省外。虽然潘小波的牛肉一斤会贵上五六元,但是供不应求。2015年年底,他第一次大规模地卖掉了150多头牛,营销额140多万元,利润达30万元。

  100多人的生态种养培训教室挤进200多人

  堡里乡是一个传统的农业乡镇,主要生产棕榈片、香菇、木耳、小河鱼、罗汉果、砂糖桔等。在养牛过程中,潘小波发现,如果用牛粪做肥料种砂糖桔,不仅可以减少三分之一的化肥钱,而且种出来的果子,不像化肥催长出来的那种“鸡蛋黄”,色泽是红红的,每公斤售价也比原来提高0.6元~1元。

  潘小波算了一笔账,一户只要养两头牛,便可以让这种生态种植模式循环起来。一开始,他向乡亲们提议时却碰了一鼻子灰。一些农民认为,自己用化肥种得好好的,何必那么麻烦。

  潘小波没有急着反驳,他要用农民看得到的成效,把生态养殖推广到一家一户去。通过初中同学,潘小波认识了波塘乡罗田村的村委主任韦水平。这个人曾带动罗田村集体种植沙糖桔,而且作为村委主任,他的眼界也比较广,比普通农民更容易接受生态养殖的观念,潘小波决定从他身上突破。

  农事闲余,潘小波经常往韦水平家里跑,农村人在一起就喜欢喝酒,潘小波就陪着他喝,二两多的杯子,他经常被灌十几杯米酒,喝醉了大家都高兴,一来二往,潘小波和韦水平之间的隔膜渐渐消融了。

  在潘小波的鼓动下,韦水平用潘小波牛场的牛粪种沙糖桔。一年下来,韦水平家的沙糖桔色泽好、甜度更甜,不但卖得快,而且也比别人家卖得贵。当地不少农民眼见为实,开始心动了。

  在团桂林市委和团永福县委的帮助下,潘小波举办了农业生态种养培训班,100多人的培训教室,一下子来了200多人。培训结束,潘小波又邀请农民去他的沙糖桔种植基地参观。

  2016年,通过售卖牛、砂糖桔、牛粪,潘小波创收200多万元。有目共睹的销量,让潘小波的威望逐步提升,15户村民开始跟着潘小波学肉牛养殖技术,其中有5户贫困户。为了解除群众的后顾之忧,他不仅让村民来牛场选牛,还帮助他们找销售渠道,带领群众一起增收致富奔小康。

  在市、县两级团委的牵线搭桥下,潘小波和许多创业青年建起了“朋友圈”,交流创业经验后,他的眼光放得更远了。如何提升牛肉的附加值,成了他思考的问题。经过考察,2016年年底,潘小波决定和柳州的一个做牛肉干的朋友合作,用自己调制的调料腌制,炭火烘干,制成牛肉干。他还运用“农村淘宝”平台走线上销售,并将产品推广到了中国工商银行的积分兑换平台,一天能售出牛肉干一两百包。

  现在的潘小波格外忙碌,除了照看牛场里刚出生的小牛,还在着手注册商标、组建“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申请肉牛有机认证。作为桂林养牛协会的副会长,他是5个协会副会长中养牛最少的一个,“按数量我拼不过他们,我只能坚持生态的养殖方式,打造我的品牌,以质和技术取胜。”

  下一步,潘小波计划推动堡里乡的生态旅游开发,将生态养殖的优势转换成吸引游客的一个亮点,同时又可以推动餐饮业、民宿等行业创收。

  “土壤承载了人类太多的期冀,超负荷工作太久了。”潘小波要做的,就是从自己的百来头牛开始,恢复最原始、无污染的耕作与养殖。

责编:陈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