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班跑腿穿小鞋 中澳职场百态大对比

2017-10-06 09:14:00 中国侨网 分享
参与

  据澳大利亚新快网报道,在很多人看来,中国的职场文化与澳大利亚的职场文化截然不同。对于习惯高压力和快节奏的中国都市白领们来说,工作与私人生活很难分得开。在激烈的劳动及市场竞争环境下,熬夜赶工、周末加班已成常态,朝九晚五只是空谈;领导的一个电话,也往往能将他们从电影院、饭桌上甚至被窝里拉回办公桌前,继续勤恳奋战。

  很多人认为澳大利亚职场则并非如此。公私分明的职场文化、悠闲平和的生活节奏、完善的劳工权益保护规定和强大的工会力量都让员工们能够心安理得地享受自己的私人生活。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移民来到澳大利亚。中澳职场间巨大的文化差异,往往让这些习惯了“中国速度”的中国移民和习惯了“澳大利亚节奏”的澳大利亚上司都感到不太容易。

  针对这一问题,莫纳什大学管理学部讲师梁(Xiaoyan Liang)与企业道德与企业社会责任学讲师约翰(Jeremy St John)进行了开展了一项调查,他们采访了中澳两国不同行业的共70名职业人士,并将调查结果发表在了The Conversation网站上。

  调查的结果是,中国职业人士他们习惯于在职场有各种各样的责任需要承担,愿意去做上级交办的任何事情。而在澳大利亚职场,工作与生活的界限非常明确、责任更加具体、工作任务也是在沟通协商之后再下发的。

  永远对上级说“好”

  根据梁和约翰的调查,中国的职场人士深受儒家价值观的影响,尊重权威、厌恶对抗。这意味着拒绝上级给的任务或是质疑领导的指示会让他们感到很不自在。而澳大利亚职场人士则刚好相反,他们相对来说更习惯于参与到决策当中去,而且更习惯于拒绝过多的要求。

  其中一名受访者说,她总是默许领导提出的要求,即使已经超额工作。但她的内心十分崩溃,因为自己的加班加点,换来的却是其他同事去休假。

  而她的上级直到发现她明显工作状态都不同了,过来查看情况,这才意识到她的这种窘境。但尽管周围人鼓励她把这个情况讲出来,她还是觉得实际上很难说出口。

  对上级唯命是从

  中国的上级经常会让下属帮他们跑腿办私人事情——买午餐、买隐形眼镜、泡杯茶——在工作时间之外要求员工工作或是陪客户。员工也觉得自己有义务比上级晚下班,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工作做。

  所以为了补偿,中国员工经常会用上班时间来做个人事情,比如上社交媒体或者网上购物。而澳大利亚职场则有一种共识:工作时间之外的个人生活是不应该被工作打扰的。

  在职场之外,澳大利亚一般情况下的上级下属关系比较非正式、社交化。为领导扶着电梯门、叫出租车这一类的工作不是必须的,当然,如果做了也会受到领导的感谢。不过,澳大利亚的大部分职场,员工的资源是不应该以任何形式被滥用的。

  由于中国职场人士对这些体系并不熟悉,因此他们会觉得难以区分工作分歧与私人恩怨。调查还发现,中国职场人士会觉得很难以一种平等的社会关系去对待领导,在个人界限被侵入时也难维护自己的权益。这很可能会导致矛盾升级、工作关系决裂、工作延期和精疲力竭。

  身份与冲突

  中国职业人士的个人身份与职场身份往往是密切交织的。研究发现,领导者与下属都很容易把工作中的意见分歧带到私人生活中来,所以一般来说会尽量避免正面矛盾。

  与此相反的是,澳大利亚的领导者与下属则倾向于将两者区别开来,所以工作中的意见分歧不会影响他们的私人关系。一名受访者指出,上级与雇员可以讨论得不可开交,但过后很快就在某些其他问题上十分和谐——但这在中国很少发生。

  中国的职场人士也会模糊身份与工作的界限,他们会把某些消极的事件当做互相关联的、持续性的问题来看待和处理,而不是单独事件。一名受访者说:“在中国,过去的事不会真的过去,老板在跟你谈你的新错误时,总是会扯到你过去犯下的错误。你知道,在澳大利亚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

  不过,事实真的像上面调查所说的这样吗?记者针对调查中所提到的几个方面提出了8个问题,分别采访了几位不同年龄、不同行业的中澳职场人士。

  Q1 你会加班吗?

  不出意料,几乎所有的中国受访者都表示自己在需要的时候会加班,也都能领到一定程度加班工资或是调休。

  不过,澳大利亚职场人士也同样表示自己有时候需要加班。这其中,来自悉尼的31岁银行分析师杰瑞米表示:“我们工作日没有加班工资,但工作需要的话我们都会留下加班的。”

  Q2 会拒绝加班要求吗?拒绝时会觉得尴尬和难以开口吗?

  徐女士(24岁,新闻行业,北京):“肯定是当班的那组没人去,领导才会找休假的人。这种情况下拒绝肯定是不太好,但如果的确有事,也是可以拒绝的。上班时间越久就越敢拒绝。”

  习先生(27岁,汽车行业,上海):“不会拒绝,保证项目按照已定时间节点顺利完成,也是每个该项目组成员应尽的责任,所以加班我们并不排斥。但是如果因为其他原因不能加班也是会和领导沟通,并不会觉得尴尬或者难以开口。”

  孙女士(25岁,房地产策划,江西):“比较少拒绝,公司企业文化就是加班,如果加班内容不紧急会拒绝,拒绝会觉得尴尬、不好意思。”

  胡女士(52岁,公务员,江西):“会拒绝。因为我觉得自己有休息的权利,拒绝加班不会觉得难开口。”

  坎蒂丝(32岁,教学行业,悉尼):“通常会拒绝的,不过如果实在需要加班,我也会加。但希望这是偶尔为之,不是一直加班。不过,拒绝上司也是会觉得尴尬。”

  杰瑞米(31岁,银行分析师,悉尼):“在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会有加班工资,但我通常会拒绝加班,不会为此觉得尴尬。”

  杰拉德(28岁,采购行业,墨尔本):“我会加班,但如果一直要加班的话,我就直接离职了。拒绝上司会觉得很尴尬。”

  大部分的中国职场人士都表示不会拒绝加班,但澳大利亚职场人士的表现也不像上述调查中所说的那么绝对。至于拒绝上司的加班要求会不会觉得尴尬,不同人的个性和不同的企业文化会给出不同的答案,至少受访的澳大利亚职场白领也同样会觉得尴尬。

  Q3 会为上司跑腿、倒茶、做个人事务吗?

  徐女士(24岁,新闻行业,北京)和习先生(27岁,汽车行业,上海)都表示不会主动去做,但如果领导有要求,应该也不会拒绝。

  刘先生(40岁,公关传媒,广州):“偶尔。当做帮忙到也觉得没什么。”

  坎蒂丝(32岁,教学行业,悉尼):“不会,澳大利亚不太会这样。偶尔一次帮他买咖啡也没关系,如果我自己也刚好要买的话。但我会觉得这是不合适的,不是我的工作范围。”

  杰瑞米(31岁,银行分析师,悉尼):“现在这个工作我绝对不会,这是很不合适的。不过我在之前的工作(零售业经理)时被要求做过类似的事情。”

  中国的许多行业,似乎帮上司处理个人事务是一件比较普遍的事;但有一些行业,如果不是上级主动要求,雇员们也不会刻意去做。

  而在澳大利亚,公私不分则被看做是一件“不合适”的事情,发生的可能性较小。

  Q4 上司让你帮忙买咖啡,但是忘记给钱了,你会主动问他要吗?

  大多数的中国职场人士都不好意思问上司讨要咖啡钱。孙女士(25岁,房地产策划,江西)表示:“因为工作环境原因,通常情况给同事上司顺带买吃的,如果金额不大,默认为请客。有时帮忙给同事带东西,没给钱也不会要。”在公务员行业从业近30多年的胡女士也表示,问上司要这样的钱是一件难为情的事情。

  而澳大利亚职场,这样的情况则不太多。主要原因是澳大利亚雇主很少对员工做这样的要求,杰瑞米(31岁,银行分析师,悉尼)表示:“上司会主动给员工买咖啡或茶。如果让我买咖啡的话,上司都是会先把钱给我。”

  Q5 会觉得比上司早走不好意思吗?

  习先生(27岁,汽车行业,上海):“在工作完成的情况下,不会不好意思。”

  孙女士(25岁,房地产策划,江西):“会的,尤其是以前,觉得先于老板下班会不好意思。”

  龚女士(26岁,事业单位,湖北):“不会,我的活干完了为什么不能走。”

  胡女士(52岁,公务员,江西):“不会,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满意,不在乎形式。”

  杰瑞米(31岁,银行分析师,悉尼):“我经常会比上司晚下班,是啊,因为比他/她早的话会很不好意思。”

  拉德(28岁,采购行业,墨尔本):“早走的话会觉得尴尬。”

  显然,澳大利亚职场人士也会把比上司早下班当做一件比较尴尬的事情,也会刻意留到上司下班后再走,所以这不是中国职场的特例。

  与调查中所说的相反,如今的年轻的中国白领们,也并不觉得自己有义务比领导晚下班,干完了手头的工作,他们也几乎都选择直接下班。

  Q6 你会特别注意要尊敬上司的领导地位吗?

  徐女士(24岁,新闻行业,北京):“领导在我眼里,除了年纪大点之外,和普通同事没有区别。如果是业务能力非常突出的领导或是普通同事,那我会很尊敬,就像尊敬家里长辈一样。”

  龚女士(26岁,事业单位,湖北):“我尊重你,一方面是前辈,一方面是上司,反正论工作我是归你管。”

  刘先生(40岁,公关传媒,广州):“分情况。如果这个人特别值得我尊敬,会特别注意在公司内部确保他的领导地位不收侵犯。”

  孙女士(25岁,房地产策划,江西):“看企业氛围,我的上家公司有严格的职位等级观念,现在的公司恰恰相反。”

  胡女士(52岁,公务员,江西):“会。领导就是领导,要维护他的权威。”

  杰瑞米(31岁,银行分析师,悉尼):“我和上司相处得还行,但也不算很好的朋友。我们之间肯定是有职位等级界限的。”

  杰拉德(28岁,采购行业,墨尔本):“不会。”

  大部分受访的中国职场人士的确会出于对上司年龄、资历和地位方面的尊重,更加注意他的权威。

  Q7 如果与上司有分歧,会在工作场所正面指出吗?会出现争吵吗?

  习先生(27岁,汽车行业,上海):“会的,假如在分歧,会第一时间表明自己的态度和想法,正面指出在所难免,但是一般不会出现争吵,因为讨论工作还是会比较心平气和去讨论问题。”

  孙女士(25岁,房地产策划,江西):“会肯定上司的意见,同时提出自己的备选方。不会正面争吵。”

  刘先生(40岁,公关传媒,广州):“会,对于上司明显错误的决策会出现争吵。”

  胡女士(52岁,公务员,江西):“不会。会在合适时候私下提出。”

  坎蒂丝(32岁,教学行业,悉尼):“如果只是一次的话,应该不会的。”

  杰瑞米(31岁,银行分析师,悉尼):“只要上司是真的犯了错误,而且有证据显示他错了,那我们可以提出来一起讨论。如果我们出现了严重分歧和冲突的话,其实双方都会有很麻烦的后果。”

  可见,不论在中澳职场,大多数受访者都把与上司的正面冲突和争吵都视为不太理想的事情;但大部分的中国职场人士,都会在在分歧中有意识地维护上司的权威。

  Q8 你会把与领导的工作分歧带到个人情绪中吗?

  不论中澳,大部分受访的职业人士都表示不会把工作分歧带到个人情绪当中,只要双方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工作。但也有中国职场人士坦诚地表示,会在私下里调侃一下上司,胡女士(52岁,公务员,江西)就坦言,“情绪总是存在的,没有情绪就不是正常人。”

  而澳大利亚职场的模式也不尽然像调查中说的:工作中争吵,私下还是朋友。杰瑞米(31岁,银行分析师,悉尼)就指出了自己的工作环境中同样有“穿小鞋”的情况存在:“我们的职场关系不太会延伸到私人生活中去。不过如果我和上司有严重的意见分歧,也可能会对我的工作方面有消极影响,比如,影响到我的绩效评估。”

  从几位受访者的答案中可以看出,今天的中国职场并不全然是领导的绝对权威和员工的无尽退让。

  随着中国就业市场专业化程度的提高,中国年轻白领和中国企业的职业观都发生了改变,人们都有一种期望:将职场打造成一种分工明确、合作高效的专业环境,而不再是中国传统观念中的“裙带关系”和“人情社会”。

  同样,澳大利亚的职场也不是求职者的“乌托邦”,加班、剥削、公私难分、职位等级等普遍存在于全球职场的问题在澳大利亚也同样存在。但澳大利亚职场人士往往比中国移民更为坦诚、果敢地向上司表达自己的观点。

  因此,对于来到澳大利亚职场的中国移民,专业人士所给出的建议是:应该更加明确自己的需求,学习更加自信肯定的沟通技巧。

  梁与约翰在文章中写道,这些专业人士都由衷认同并理解这一点——把工作与个人生活分开,对职场的要求设定合理的限制。这样的互相理解可以提高多元文化职场的工作效率,这种多样性也能实实在在地转化为经济效益,而不是造成内部冲突。

责编:陈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