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妈妈真实记录富豪子女生活:他们的优秀令我很担忧

2017-08-04 13:13:00 环球网留学 吴婷 分享
参与

  【环球网留学综合报道】世界各地的富豪对于子女的教育可谓是“一掷万金”。从入学、课外辅导、兴趣培养等各个方面对孩子进行大笔投资。

  近日,英国一位妈妈发文讲述她所见到的那1%的富人究竟是怎样的生活,而他们的孩子又是如何接受着奢侈高质量的教育。

  39岁的伊莎贝拉(Isabella Davidson),与她的丈夫(银行家)和两个女儿住在伦敦诺丁山区。伊莎贝拉的小女儿在幼儿园时曾被邀请参加同学生日派对,而这次派对也是让伊莎贝拉“惊掉下巴”的一次经历。

  

  伊莎贝拉在感叹富人小孩“毫无停歇”的学习生活时,也不免对自己孩子的未来及教育产生了担忧。

  以下为伊莎贝拉撰文:

  “我女儿参加的这次同学生日派对可不是“在教堂里,大家吃着香肠卷”的那种简单聚会,这是一次在多切斯特酒店(The Dorchester hotel)宴会厅举办的大型活动。

  这个宴会厅里大概有120名到场嘉宾,这里不仅有充气城堡、魔术师、冰激凌制作机器,还有游乐场的旋转木马,小型火车在宴会厅里穿行着。会场里甚至还有载着现实版灰姑娘和王子的马车,我从没见过如此景象,这应该花费了数十万英镑打造而成吧。

  自从我来到英国学习医学开始,我在诺丁山区已经居住了12年。我的丈夫,就在市区里工作,我们结婚7年了,并育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在一所私立幼儿学校学习,而小女儿还在托儿所。

  这次的聚会让我意识到也许我们完全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而这还不是最奢华的,你知道有些以野生动物园为主题的派对吗?

  有些富人带着20个小孩搭乘私人飞机前往非洲,在那里的野生动物园区为孩子庆生。所以,在诺丁山区,你可以来一场真正意义上的主题派对。

  有些派对会组织孩子在私人庄园进行,届时派对上将会看到堆积成山的礼物,而这些礼物都来自Harrods和Harvey Nicks(高级商场)。

  衣服的品牌大都来自拉夫劳伦、斯特拉麦卡托尼等等,就连礼品袋都比我送出的礼物要贵,这真是让我觉得很尴尬。通常在派对上,还会收到分发的礼物,从芭比娃娃到各种游戏玩具,应有尽有。我的孩子就曾收到过手镯和项链之类的珍贵饰品,甚至还得到过小孩专用的嬉水池。

  其实我觉得那都是富人的日常生活,但是感觉这些已经影响到我的孩子了。我现在很担心我的孩子会被宠坏。我不希望她们变得很贪婪,因为这不是她们的现实生活。

  现在我的孩子会问我:“为什么我们的生日派对上不能有旋转木马呢?”这些都不是我们能做到的,我只能尽量简单点,所以我孩子的派对上也许会有个蹦床或者我们会在花园里举行派对。

  在我生活的区域里,其实各种人都有,从银行家到明星,或者是著名的时尚设计师。

  学校是无时无刻不充满竞争的,当你成为富人时,就会发现这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这些富人家长会让顶级设计师帮他们设计礼服和礼帽,这样他们就可以参加伦敦时尚周的走秀活动。

  再来说说孩子们的教育吧。

  我女儿所在的幼儿园里的那些孩子都是享有私人辅导的,他们通常在3岁的时候就要学习读写高频词汇。父母往往希望孩子会比他们所期望的还要更优秀一些,所以孩子也是会有一定压力的。

  毫无疑问,这些富人家的孩子都将更优秀,而我也常常担心这种情况是否对我孩子是不利的,当每个人都能得到更多额外辅导和助力的时候,我们又要如何保证能迎头赶上呢?他们已经在接受非常优质的教育了,这还不够吗?

  在学校里,你很少会见到这些富人孩子的父母,孩子通常会由保姆带来学校,尽管是在周末,孩子也不一定能见到父母,这些富人在全世界都有物业,所以就是说,比如他们住在莫斯科,然而孩子却在伦敦长大。

 

 

 

花费600万英镑的house,搭配私人司机、园丁、管家、保姆等。

  有时候当你组织一些游戏活动,你写邀请信给他们的妈妈们,通常你收到的回信都是由私人管家撰写的。

  我想,这并不是我想给予我孩子的生活方式,富人的孩子身边围绕的只有私人管家、保姆、家丁等等。

  很多孩子家里都有专门的司机负责接送他们上下课,我的孩子经常会问:“为什么没有私人司机送我们上学呢?

  ”我也一直这么回答他们“多走路对身体好啊。”

  我听说过有一个小孩直到3岁还没有在路上行走过,他永远都在车上,所以当他上学时,他在十字路口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不明白交通信号灯的指示。

  午餐如何选择?

  曾经有位家长不喜欢学校提供的午餐,便让厨师专门准备孩子的食物,由司机在午餐时间将食物带去学校,直到校长对这种行为“喊停”,他才不得不放弃。太多家长纷纷效仿这种做法,而学校认为这确是在扰乱学校的秩序。

  这些富人家的小孩经常会在昂贵的寿司店享用美食,这一点也不奇怪。有些父母载孩子去上学时候会随身带着哈利波特书册,以炫耀孩子的阅读水平,尽管他们的孩子也才六七岁。所以,从内到外都是一种竞争。

  孩子6岁的时候都在接受网球训练,课前课后,他们一周有四次游泳课或者是足球训练课程。一天有两次课外训练的机会,他们会去上游泳课,回家继续练习钢琴、做作业,身边有私人辅导老师督促学习,他们还会学习很多其他课程,比如kumon数学课程。

  我的女儿每周只有一节钢琴课,仅此而已。当我们在享受假期时,这些富人家的孩子正在学习小提琴,他们每天都要练习,如果你每时每刻都要学习的话,哪有什么假期呢?但是这些孩子就是要被教育成为优秀专业的学生。

  我以前常常匿名写博客,里面会记录一些生活的点点滴滴,但是我现在想写写诺丁山的妈妈们。

  在我写这些所见所闻的时候难免会侵犯到某些人的隐私,我是真正的喜欢这里的生活,也很爱我的朋友们。我的书册里会记录一些我的经历,我想有时看看这些也会觉得很有趣吧。”

  以上摘录自Isabella Davidson所著作品《The Beta Mum:adventures in Alpha Land》。

  此前据媒体报道,亿万富豪为子女教育投资中,200万美元只是起步。而亚洲富豪基本都会为子女择校贡献大部分精力和时间,他们注重圈子文化,在培养子女的习惯和教育上花费重金,只怕孩子“输在起跑线”。

  如同伊莎贝拉文中所述,富豪往往会让子女接受正规学校教育的同时,再让他们参加各种课外补习及训练,他们希望孩子成为某些领域的佼佼者,而孩子也从小就面临着大大小小的压力。

  “寒门或再难出贵子”在当代语境下或已成为现实。

   以上编译自英国《镜报》

  

扫一扫,关注环球网留学公号:“课间八分钟”,等你来撩!

 

 

 

 

责编:方月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