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大师成中英教授:建设一流大学需要激活中国文化精华与学术良知人格

2015-11-20 14:38:00 环球网留学 分享
参与

哲学大师成中英教授 接受环球网专访

  【环球网留学报道 记者 潘灵秀】国务院正式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规划了新一轮构建世界一流大学的蓝图,高等教育强国梦有望成为现实,那么什么是“世界一流”?中国高校攀顶“世界一流”有多少路要走?我们遇到了哪些有利机遇及困阻?带着这些问题,环球网记者专访了国际著名学者、哲学大师成中英教授。成教授1955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8年获华盛顿大学哲学与逻辑学硕士学位,并入哈佛大学深造,1963年获哲学博士学位。70年代曾为台大哲学系教授兼主任。自1983年起,他执教于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同时兼任多所大学的讲座教授、荣誉教授、客座教授。以下为访谈实录:

  环球网:您如何定义世界一流大学?

  成中英:世界一流大学要经过一个世界公认的标准来确定。但有些标准也是会变的,不变的是一流大学要能从为国家抡才着眼到为人类抡才,解决为人类前途所面临的基本问题。我们有这样良好的意愿,目前我们也有开放的空间与有利的时机,但我们的问题是怎样实际的、实际尽力的向这个方向去做。我要提醒注意的是:这里强调为国家、为人类两者是相容、互动与并进的。

  以前有人说过,一流大学需要有一流大师,亦即要有真正有智慧的学者:真有学术底蕴,真有学术理想,真有学术良知,真有学术创发,而不是只重复别人的口水,惊叹别人的口沫。大学要有更多能深入思考问题的人,提出根本问题而又能够创造性的建构方案或提示方向的思维者。针对中国文化精髓的开拓与进一步创发的需要,又必须真正掌握中国文化的经典,真正理解西方文化中的精华,在中西文化竞合的关照下,进行中国文化的建树,引领世界学术发展的方向。只有深度掌握相关的中西文化、中西哲学传统,才能够与西方文化的精英进行对话、论述与论辩。 只有拥有这类人才,我们才能说具备了一流大学的本质与精神。

  只是知识多一点或者是信息多一点,那不是一流大学。如果没有学术大家对人才进行充分开发,原本资质很好的学生读完大学4年之后有可能反而变得聪敏但却平庸,丧失了学术探索的动力与志趣。所以建设一流大学与如何改善我们对传统学问、世界学术的思考要求很有关系,如何开发新的思考、在彼此之间以及在中西方学术之间进行对流与相互激发显然是一个关键的因素以及发展的机制。

  环球网:站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建设一流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接轨,如何保有自己的传统文化特质?

  成中英:传统文化不能单纯地只是保护保存,这是必要,但不是充分。别人保存的东西比你更多怎么办?要做的是对传统文化进行开发,把它变成新的、活的生命的动力资源,才能够比他人更胜一筹。传统文化如果没有很好地发挥成为一种新火花、新燃料,激发新能量,那也是没有用的。

  只要你的思想是活的、真正掌握中国人的智慧,包括对宇宙、人生、生命、价值、社会等各方面都有自己的论述,而且你还能知己知彼,知觉我为什么比你好?你为什么比我好?为什么我能够做出卓越的贡献?为什么你应该要向我学习?我应该向你学习?或者你我应该如何分享?可以说,到了这个知己知彼的境地,才能说我们是真正一流。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我们不能够产生一种自信或者一种实际上的参与,那就难称一流。

  就我的经验来说,我自1973年创办了英文的《中国哲学季刊》四十二年,在2013年庆祝40周年之际,美国教育部的《高等教育学刊》上首篇刊登采访长文对我们的成就与影响做了高度的肯认与高度的评价与欣赏,因为我们明确的界定了也做出了中国哲学的根本贡献,做出了西方必需尊重的哲学研究,让西方人能够有了新的眼界,对如何思考与掌握人类根本哲学问题有根本的助益,在学科的创建上也厘清了或树立了中国哲学的创新内涵与价值。在这个方面我们就有了成为世界顶尖一流的表现。同理, 在其他领域中,能够在知识发展与基础问题上有所突出的或前沿的发挥,也就是第一流的征象。第一流是要实际有所作为、有所参与、有所表达,如果你没有这样积极的参与与创造, 也没有实际的成果,令人信服与敬佩,那就称不上一流。

  环球网:目前中国有很多高校在世界高校排行榜上都取得很好的排名,从国际角度看,中国有哪些高校是一流或者接近一流水准?

  成中英:我的看法是:国内不少的高校都有潜力接近一流,有的事实已经到了一流。但问题是如何维持这个一流水平的问题。 我们要区分一时一刻的成功与可持续的成功。如何到了一流边际,而能跃进。如何稳定的持续的从一时走向永久,如何会有可称述的成果不断涌现,如何以良好的制度有效的保障人才以及其研发的方向与品质。

  环球网:当前情况下,中国高校要朝世界一流大学方向努力,有哪些有利因素以及困难?

  成中英: 我们现在至少有两个有利因素可以说,第一,设施应该是也都已经是一流了。我看到北大,清华、中国人大,浙大、复旦,上海交大,武大等大学,它们的教室、大楼及实验室、学科名目的筹设,已经是国际标准了。欧美有很多知名大学在这方面还比不上中国,所以这是一个优势。第二,学术领域中的众多资料已经是可以公开的,公共的通过不同渠道来获得,人们的求知欲望应该可以得到很高程度的满足。我认为这也是一种优势。也就是,只要人们有强烈的求知欲, 身在此环境中,都可以身心愉快的去发挥探索知识真理的能力。现在的问题是:此一探索的形式为何?成果或成效为何?成果的品质为何? 这却是要实际去评估的。 我也有一个问题要指出:人们行走在这些名校之中,一般并未感到或想到伟大的学术成就与对伟大学术成就的向往,而人们想到的往往仅是权力,待遇,学位,权威,名声……这是什么道理? 我想是不是人们并未建立好学术的主体意识,把学校与社会与政治分离开来,常常用社会与政治的标准来衡量学术与学术人格,甚至影响学术与学术人格,而不是用独立的学术与独立的学术人格来衡量与评价社会与政治,进而促使社会与政治向人类的价值理想迈进。 因此我要说:第一流的大学还需要不断的净化学术人格,不断的形成真理与价值的理想,不断的用自己的真诚与创造性来带动社会的进步与向正义与正道发展。(环球网报道)

责编:潘灵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