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着远方奔跑的元气少女:想要站上领奖台

2017-05-26 09:25:00 环球网留学 分享
参与

  【记者记】18岁的梁若童多才多艺,现为美国Gaston Day School的高二学生,中文英语法语流利,且是中国少年作家班成员。梁若童酷爱健身,每天坚持跑步。秋天加入学校5000米越野跑,春天加入田径队(800米和1600米),周末每天跑15000米。梁若童不仅具有优良的运动天赋,并且在艺术的领域造诣颇深,她具有10年以上小提琴演奏经验,且经常参与世界级的演出。2016年夏天参加哥伦比亚大学的夏校学习写作,在哥大夏校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英文散文《Beijing, Beijing》。

  去年暑假,梁若童在一家艾滋病收容中心参加了为期一周的志愿者活动,她与艾滋病携带儿童同吃同住,了解他们的生活经历,给予他们温暖与爱。活动结束后,梁若童创办了一个网站并发表博客,参加了“新绿洲”举办的社区活动比赛,并获得1000美元的奖学金。梁若童告诉环球网记者,她心中有个简单又美好的愿望,希望能为孩子们办一场慈善音乐会,为孩子们筹集善款。  

  每天下午,我都会伴着夕阳的余晖进行10公里的长跑。记得体育中考结束后的我曾咬牙切齿地发誓,以后再也不跑了。也许是因为天生自由好动,在来美国上高中的第一年,我还是满腔热血地加入了长跑的行列,成为了一个在“风中凌乱”的少女。而这一跑,就是三年。

  最开始练习长跑的时候,我只是一个人塞着耳机在跑步机上加强耐力。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终于从气喘吁吁地跑30分钟磨练到了元气满满地跑一个小时,也渐渐不满足于一个人的奔跑。为了能够尝试不同的挑战,也为了能够在奔跑中结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我报名参加了学校的越野队和田径队。

  对我而言,长跑是一个考验耐力和突破自己的过程。在高达30多度的烈阳下,我们还在坚持训练,汗水浸湿了双眼,灼灼燃烧的喉咙,以及僵硬无力的双腿都在挑战着身体的极限。我也曾经因为跑步时间过长导致膝盖磨损,每天痛到连走路都困难的我却在绑上了绷带以后,坚定地回到训练场。也曾经在越野比赛的途中摔倒在锋利的石头路上,而我却全然不顾淌着血的腿,努力地奔向终点。这些曾经流过的汗和受过的伤,都没有阻挡我一次一次想要继续的勇气和突破自己的野心。而我也在朝着远方狂奔的道路上,找寻着梦想带来的执着和信念。

  我很荣幸的在加入校队的第二年担任了“代理队长”。教练有事不在的时候,由我带领队员们做准备活动,组织他们训练。闲暇之余,我会教他们说中文,向他们介绍中国的校园生活,并且尽力化解他们因为沟通问题对中国学生产生的误解。而我也因此懂得了真正的领导力,那就是在把一个团队管理得井然有序的过程中,带领队员们一起进步。

  我常常想,一如既往的坚持究竟会给我带来什么。后来懂了,当真正努力认真地投入一件事的时候,进步的一分一秒都会给我带来幸福和满足。我在长跑的过程中渐渐理解了坚持的意义。作为一个奔跑中的女孩,我希望自己不仅仅有风一般的速度,更有云一般的温柔情怀。那些在奔跑的旅途中触摸过的天高云淡,就是认真与坚持的最好见证。

  很多人说,亚洲人和欧美人在田径上的差距是由于体质不同。而作为校队里唯一的一个中国人,我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站上领奖台。我的目标看起来或许遥远,但是对跑步的热情与初心给我带来了追赶梦想和逆流而上的勇气。我会继续朝着远方狂奔,因为翅膀若不迎着风,怎么能够感受梦想的重量?(文 梁若童)

想了解更多“校园追梦人”精彩故事,

关注公众号“课间八分钟”!

责编:吴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