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暖男颠覆自我演恶霸 拍微电影关注校园霸凌

2017-05-18 15:37:00 环球网留学 分享
参与

  

  “平时我喜欢打打篮球,唱歌,聊天……就这些。”徐铭浩同学大大咧咧地坐下来,眼珠子盘旋半天,刮出平日里的兴趣爱好,好像并无特殊之处。

  由于身材颇为高大威猛,再顶着一头卷曲的“凤梨头”,这令徐铭浩顿时有了台版“道明寺”即视感。然而在我们接下来的交谈故事中并没有“杉菜”,徐铭浩也不是那个曾经风靡了整个80后青春记忆的“校园魔头道明寺”,但他着着实实演了3年“道明寺”——初中三年,他在校园电视台拍摄的反霸凌题材微电影三部曲中,固定出演男二号,那是个以欺负弱势同学为乐的反面人物。

  “选择这个主题是因为当时看到了一个新闻,有一个女孩因为受到校园霸凌得了抑郁症自杀,我们觉得这种事情很普遍,像北京这种大城市都有这种事情,其他的二三线城市就更普遍,而且没有人管,同学们对此感触很多,就想拍这个。”

  一群对校园霸凌“有话说”的学生,自发组团,以镜头为武器,对准校园里的“不平事”。少年力量不可小觑,该系列微电影曾进入北京多个中学公映,更在北京市海淀区中小学生微电影展中斩获金奖。“那几年学校里完全没有校园霸凌事件了,因为我们拍电影动静太大了,没人敢在这种气氛下顶风作案。” 徐铭浩非常得意,拍摄微电影那几年,霸凌事件在他的学校里基本绝迹。

  微影片的大获成功离不开徐铭浩的“商业运作”。

  拍摄第一部微电影《她》的时候剧组不到20人,设备仅两台单反,同学们用家用级别的设备吭哧吭哧剪片,烧坏了两台笔记本。

  而第二部微电影《他》开拍的时候剧组人数达30多人,徐铭浩自我驱动力十足,作为男二号兼制片人开始引入“众筹”模式,集资5万。

  到了拍摄完结篇《再见,他们》的时候,剧组上下将近50人。摊子越来越大,众人对影片质量的要求也提高了,同时资金缺口也拉大了。徐铭浩继续带队众筹共计9万资金,还组织同学卖水果来补贴经费。有了充足的资金,以及前两部微电影的影响力,剧组不再捉襟见肘,校长为剧组购买配备了摇臂、轨道等设备,徐铭浩则带着一帮同学广发英雄贴办起发布会,连带发行包括杂志、海报、光盘在内的周边。在他的运作下,他们的作品顺利进入多个中学公映。

  那几年印着主演人像的大海报满校园张贴,徐铭浩这个反面男二号也算是火了一把,走在路上都有人认出他来,“唉,你不就是那个小胖子嘛”……

  微电影大获成功带来“一时风光”,“风光”背面,艰难拍摄点滴,队友间的协作友谊让徐铭浩至今记忆犹新。“拍第二部的时候里面有一个欺凌镜头,为了达到效果,我和男一号在天台上拍了70多次。那时候是北京冬天,天台上特别冷,我还好,我只负责‘踢’男一号,男一号要不停地‘摔倒在地’,那么冷的天,他又瘦弱,特别不容易……”在环球网记者面前,徐铭浩回忆起这一段的时候语气里还有对同学的心疼,这个时候的他是个十足的暖男。但接下来他又嘻嘻哈哈地说起另一件事——当时剧组要调用学校摄像头的一段视频,学校不同意。摄像同学豁出去了,颤颤巍巍地站上摞得高高的桌椅取景,最后逼得校长 “败下阵来”,破例向他们提供视频材料。

  在拍摄微电影的那几年,纷繁的事务吸收了十几岁少年旺盛的精力和青春期的迷茫,也不动声色地修正着他的言行举止,使他更多地思考,更快地成长。曾经的剧组同学如今各奔东西,而这个曾因外形 “孔武有力”而一眼被导演相中,出演欺凌柔弱主角的“反派人物”,在结束电影拍摄事务、进入高中生涯之后,还在筹划着如何“江山再起”,与校园霸凌“死磕到底”。

想了解更多“校园追梦人”精彩故事,

关注公众号“课间八分钟”!

责编:曲芮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