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强:我的孩子在美国私校天天苦读到凌晨

2015-08-20 14:16:15   环球网留学        字号:


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

        【环球网留学报道 记者 潘灵秀】BBC拍摄的名为《我们的孩子够坚强吗?中式教学》纪录片拍摄5名中国顶尖中学教师赴英教学一个班一个月的全程,在播出后引起轩然大波,这场争论背后真正值得探究的是什么?精英教育和快乐教育如何选择?环球网对此问题专访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

        环球网:您如何看待在BBC策划制作的这一系列纪录片当中,中国教育和英国教育的比对?
        王强:我们这一批人接受到的都是中国教育,大家抨击中国教育,但是现在你看,凡是在中国驰骋商场的,全是中国教育培育出来的产物,你可以说这些人是中国教育的异类,但是你不能否认这来自中国教育的现实;我们是完成了海外教育,但是这个海外教育的比重是很少的,我只在美国读了两年硕士,但是我在美国待了六年。教育来说,无论是快乐还是不快乐,这个都是形式的问题,有的人是先快乐后痛苦,有的人是先痛苦后快乐。

        环球网:广大家长常常在精英教育和快乐教育之间难以取舍,您如何建议?
        王强:我觉得精英教育和快乐教育都是不冲突的,学任何东西,如果不爱它,都是痛苦的。你爱它,别人觉得再痛苦,你也是快乐的。我受虐我快乐呀。衡量一个事情,快乐不快乐也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在于教育过程的本身你获得了什么,无论是hardway还是sad way,happy way,你获得的是什么?获得是不是对人性更深刻的理解,看世界的胸怀是否更宽阔更多维,反应速度和动手能力是否更强了,这些东西获得了就是快乐的。好比我们经营一个企业,天天都是痛苦的,但是第二天一看有好的事情发生还是要继续做的。

        我其实觉得美国教育是痛苦的,他们的教育是“放鸭子”式的,我的孩子自从上了私立学校之后,他的任务量不比中国学生少,天天凌晨两三点才睡,任何作业都要写paper,都要有研究数据之类的。老师很简单,上课很快乐,考试就两个题,不是满分就是零分,压力非常大,但是他们还是觉得快乐,因为他们在研究的过程中是自主的,动手能力非常强,但是美国社会整个是金字塔形状的,改变世界的也是凤毛麟角的,中间那层都是很平庸的,最下面那层比中国人差远了,换句话说,如果读本科,我们会觉得美国人很笨,我没怎么学过数学,但是一上来就是计算机考试,我觉得他们怎么这么笨。但是到了研究生阶段,就发现美国人的数学非常好,远超过中国人,因为他们是真感兴趣,他们希望去解决它,研究它,清华北大出来的不一定能比过他们。

        所以说,教育还是要回到本质,中国人的教育不好吗?外国人的教育好吗?美国人的教育也能培养出那么多人才,中国教育也照样培养出这么多人才,这不是说好或不好的问题,我就感谢我在中国这个教育体制下,我遇到的老师都是超一流的。

        环球网:您在自己孩子的教育上有什么心得可以与环球网的网友们可以分享?
        王强:在培养孩子上我认为:价值观一定是一元的,创造力一定是多元的,是非价值观一定是黑白的一元的,但是创造力一定是多维的。我从小培养孩子就是任何问题只要有办法解决了就是好的,没有标准答案,人生一方面需要有操守,但是一定要思维发散,要学会分享。(环球网留学报道 记者 潘灵秀)

分享到: 70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